[0M] 你好,請叫我淡定的小平安

還記得當初我繼續寫 blog,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為了小平安而寫。結果最近好像都沒有寫他,好像都在寫小幸福。所以決定來「公平」一下,寫一下小平安吧。

我最討厭弟弟了

某天早上我上班前,她在那邊賴著不想去保母那兒。我問她怎麼了,她說她不想去保母那邊,因為那邊有弟弟 (保母家有個小她兩歲的弟弟)。「我最討厭弟弟了。」她說。

小幸福的分離焦慮 Part II

很奇妙的是,就算我跟小幸福沒有同床,就算我回家之後還要忙著大大小小的家事,沒空說床邊故事給小幸福聽,只要我們同處一個屋簷下,她就會安心的跟平常一樣進行睡前的儀式,然後關燈上床躺好睡覺。

陪產包 2014 追加版

住院那三天,我來回醫院,運補了不少東西。陪產包雖然夠用,但是真的要在醫院好好地過三天,還是得再補上一些東西。這些東西不見得要放在待產包/陪產包裡,藏在住院包裡就好。

中時頭版.不給佔中

我想中時一定很忌諱「佔中」這兩個字,怕跟其他意志不堅的報紙一樣,頭版被香港的佔中新聞所占據,所以中時這幾天一直「走自己的路」,活在自己的世界,一個頭版沒有佔中的平行世界。

IMG_9095

病中看佔中

躺在床上咳嗽的時候,看著香港歷史正被一群英勇的人們改寫著。爬起來回到電腦前看著 today.code4.hk 的轉播,試著跟著一邊熱血,一邊思考著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小幸福的分離焦慮

這是小幸福第一次沒有跟父母過夜,事前因為她的懂事和成熟,讓我們很放心地去規劃這一堆行程。但是她畢竟是小孩子,好像撐了一夜就不行了。

如何做到兩個小孩的公平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對我而言。我自己的父母對家裡的小孩很注重「公平」兩字。他們在這個議題上花了很多心思,甚至現在回想起來有點潔癖。(好吧,我爸是處女座的) 不過等到自己要迎接兩個小孩的時候,卻發現事情不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