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ynman的先知

說到費曼,可能印象比較深刻是他的開鎖傳奇,挑戰者號失事原因實驗,或是他的鼓。

在1959年的時候,費曼在一場演講中,已經提到將電子顯微鏡反過來用,讓電子束「縮小」而聚焦到某一個點上,拿來當筆使。借用逐線Scan的技術,加上調節離子數量的機制,甚至可以控制寫上去的輕重……

這種想法,不就是今日的e-beam litho嗎?

更甚者,費曼提出:「這套只用一個小點進行逐行掃描的方法,很可能太過緩慢了而不切實用。….也許我們先在一個屏幕上挖好許多洞,這些洞排列成所要的文字圖形,然後我們在洞後面激發電弧…」

這種用pattern來取代line scan的方式也「才」剛用在商業化的e-beam上而已….

想想,現在是2003,當年是1959!!!!

From 費曼的主張 The Pleasure of Finding Things Out

費曼 Feynman/天下文化

ISBN: 957-621-904-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