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總統大選的激情

2004年3月19號下午,在我準備出門搭車返鄉投票的前半個小時,irc上傳來了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受傷」的消息,原以為是遊行時為沖天炮所傷,但卻在上車前的最後confirm確定了是鎗傷。也就是:

總統遇剌。

然後,2004的總統大選,便開始了一連串的急劇變化。

2004年3月19號晚上11點,我回到家中,打開電視一看,新聞台正播著陳文茜記者會中的內容,再對照稍後的奇美醫院記者會:

陳文茜成功地搞砸了連宋在選前營造出來的氣勢。

前後兩件事,讓這一次的選舉,多了許多未知的變數。
本來不拉票的人,打了電話來拉票。
本來不投票的人,收到電話要去投票。

然後,在大選當日,2004年3月20日,白天,一切都靜了下來。

要去投票的投票,不領公投的不領。

一切的能量,都等著晚上的開票。

下午四點,我從夢中醒來,走到樓下,打開電視,開始收看開票的作業。電視上的灌水票數,嘗試著迎合特定族群的喜好,當兩方陷入膠著拉鋸的時候,我選擇走到餐廳,開飯。

下午八點多,結果終於明朗,扁呂以些微的差距,打敗了連宋。我轉到連宋的總部現場Live,觀看著現場主持人及支持群眾的反應。

在場的主持人,一直強調著理性、黨格、國格、風度。
「我們不像某些人,輸了就會發生……我們是很有風度的,大家說,對不對??」「叭~~~~~~~~~~~~~」

然後,當連戰說出:「這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我們一定要提出選舉無效之訴!!」的時候,我跟台灣許許多多一起收看著這一幕的人一樣,震驚了。

在我旁邊的人,氣憤地把手上的抱枕丟向電視。

之後,台灣便陷入了,之前連宋陣營口口聲聲說會發生的「暴動」之中。

當然,用暴動形容實在太過,連宋不過就是「理性地召喚民眾,至地檢署,至法院,至總統府前,抗議」羆了。

這離我的暴動定義仍然很遠,但他們為了要爭取重新驗票的目的,所採取的手段,已經讓人開始反感。

再加上,各地的群眾,淪為一些立委候選人,或是政客的「舞台」,不理智的話語,未經查證的傳言,從他們口中傾洩而出,鼓動著群眾的情緒。我真的很想聽到:

「各位,我們要理性,要有風度,衝啊~~~~~~~~~~~~~」

可惜,我沒有看到這麼諷剌性的一幕。我只看到高雄的邱毅開著宣傳車衝撞地檢署大門。

當然,我也看到了馬英九明哲保身,也看到了民進黨故意按兵不動,等著讓國親兩黨在所謂的中間選民中鬧笑話。

2004年3月20日,就在衝突中落幕了。

現在是2004年3月22日。國親支持群眾目前已經在總統府前抗議了超過24小時。那些豬頭立委及政客仍然在宣傳車上努力地煽動情緒。我坐在電腦前,注意著最新發展。等著看馬英九怎麼處理這件棘手的事,因為這事關下一次大選時我是否支持他。而在blog上,在schee一開始第一手報導鎗擊事件之後,針對之後的總統大選結果及連宋宣稱選舉無效,blog上也有許許多多的人發表著意見。
我將連結引用於後,供有興趣的人參考。

這個激情還未落幕,但已對台灣的民主造成了傷害。希望在落幕之後,台灣的民主能吸取經驗,修改法令,凝聚共識,並提高政治人物及選民的民主素養。那這一次的事件,所有的社會成本才付出得有價值!!

其他blog相關文章:
http://blog.markplace.net/archives/000035.html
個人的私慾?痛心!

http://www.upsaid.com/roach/index.php?action=viewcom&id=82
玉里書 :: 寄希望於馬英九

http://tamshui.typepad.com/yuchang/2004/03/320_.html
320 總統大選統計資訊

http://tamshui.typepad.com/yuchang/2004/03/2000.html
是2000年的南斯拉夫還是美國?

http://blog.twblog.net/karlmarx/archives/002204.html
綠險勝、藍慘敗、綁票公投不過半、廢票勝利!

http://blog.twblog.net/dowba/archives/2004/03/002201.php
重新驗票盡早解決紛爭

http://www.upsaid.com/roach/index.php?action=viewcom&id=83
320總統大選的幾個思考迷霧

http://seventeen.mit.edu/blog/platin/archives/000181.html
做為一筆記錄 — 三月二十二日,兩千零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