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六月 2004

害怕擁抱夏天

夏天理論上來說,應該算是我最舒服的季節。從小在南方長大的我,對於那熱力四射的夏天一向都是視若無睹。怎麼曬都不會脫皮、曬傷的膚質,使得我可以盡情地在陽光下一步又一步地走,從家裡走到公車站,從學校走到補習班,從一個山頭走到另一個山頭。我不知道防曬乳液是何物,不知道為什麼出門還要戴個帽子,墨鏡除了耍帥之外似乎沒有什麼其他的意義。我喜歡陽光直接淋在身上的感覺,喜歡眼鏡上陽光的反光,喜歡身上帶著一點汗,溼了又乾,乾了又溼,彷彿那是時間的存在似的。

平衡成就感

對於許許多多的人而言,blog還只是「副業」 …

前日死,昨日生,今日混沌

即使答應過要節制咖啡因的攝取,不過在這個以工作為生活的世界裡,給自己一個麻醉,然後才有力氣去告別昨日,包括那才剛永別的好朋友,然後裝作什麼事都沒有似的,迎接另外的一天。

你想做什麼?

突然聊到了一個朋友的決定。 拋棄手上令許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