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七月 11, 2004

膚淺的我

我的話,跟會生蛋的母雞一樣。

好奇怪的比喻,不是嗎?

話這種東西,就像泥土吸收水一樣(又是一個奇怪的比喻),一點一點地吸收、一點一點地累滴起來。聽著別人的話語、看著別人的動作、路上的影像、偶來的思考,都會一點一滴地沈淨進心底,一點一點地轉為話的Quota。

然後,當時候到了,話就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