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要開始無名了嗎

今天在工頭那邊看到無名小站開始收費的消息,心想,無名小站真的走到這一步了。

坦白說,我對無名,是抱著一個看好戲的心態。

一開始,是對無名BBS的龐大「站台簽名檔」有了印象,當時,也不過以為是另一個BBS,也許,比較標新立異罷了。

後來,無名相簿開始成為一股風潮,也成為今日大家最受矚目的焦點,我卻依舊沒有什麼感覺。這時候對無名的印象,變成了一個比當時的TaipeiLink 還快的網路相簿。

一直到無名的 blog 上線,然後開始出現了大量的 blog user,甚至有不少很不錯的 blog 寫手出現,我才真正注意到無名的影響。

可以說,無名在台灣 blog 的普及化,真的占了一個很重要的位子。無名是真正使 blog 申請 / 書寫變成一個沒有 barrier 的地方,好處是,我們可以看到更多從其他媒體(如明日報新聞台)跳船過來的,或是因為相簿/攝影而開始書寫的好 blog(無名把 相簿/blog 方便地綁在一起實在是功不可沒);不好的地方是,blog 開始從看似「菁英」的部落擴散到普羅大眾,對於 blogging 這個詞所意味的 quality,對於內容的信度,都開始產生變化。但這個變化是遲早的事,不應該記在無名帳上。

只是一開始的無名 blog ,因為不支援 rss的關係,其影響還沒那麼大。一直到後來開始支援 rss,位在無名的 blog 數量,開始在我的火車時刻表/newsgator拚命地往上爬,很快地,就到達一個可觀的數目。

這個時候的無名,真正成為台灣網路史上,不管在網路相簿或是 blog 上(尤其是 blog 上),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

我覺得,這時也是「無名史」的高峰。

之後,無論是因為使用交大資源所造成的爭議,還是後來搬出去之後成立公司後,其對 ISP 的發言和態度所造成的論戰,都開始讓我抱著看好戲的心態,興致盎然地看著。

無名站長的發言,對某些「社會人士」而言,符合一個「學生」的典型;對某些「學長」而言,符合一個「學弟」的典型;對某些「老人」而言,符合一些「七年級」的典型。

比較不同的是,他的發言,卻不止是吹皺一池春水而言,由於無名的使用者如此地多,他的發言,可是「撲通」一聲把水面炸開。然後,紛紛擾擾就接著來了。

公司化之後,無名所謂的財務問題,又脫離我的焦點了。這時我的焦點,開始移向其他後來興起的類似服務,樂多、Xuite等, 無名的 blog 夾在這些中間,想必是非常辛苦吧。但是其原有的這麼多相簿使用者,卻也變成他的一大優勢。

我開始想看,這些服務到最後誰會勝出,誰會消失。

我真的真的,忘記了無名的財務問題。

如今這一篇無名小站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揭露了無名要開始收費的現實。從廣告,大量的廣告,到開始收費,我看著漫長的自白式文章,一邊想著工頭的話:

儘管其文字內容與思維邏輯飽受爭議,不過大概是我真的變成個老人了,沒什麼火氣,只是對於年輕人所做的事情、總是笑瞇瞇地覺得有趣。

不過,跟工頭不同的是,我不只覺得有趣,還覺得惋惜。

惋惜的是在台灣的 相簿/blog 歷史上,無名既已寫下一頁,好像也該輪到別人寫下另外一頁了。

那種慢慢褪色的過程,正是無名開始無名化,所必經的過程。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看無名能照著預期的 business plan ,寫下台灣網站商業化新的一頁?

後記:
我想,我已選擇了結論,所以才抱著看好戲的心態。但無論如何,至少我見證了這一個過程。看來,我真的是CN陣營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