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髮作為一種休閒

長大了,剪髮也從功能性變成一種休閒了。

小的時候,剪頭髮其實是一件很單純的事。髮長了,就去剪,剪了之後,嗡嗡的電剪在頭上飛來飛去,然後是剪刀咔嚓咔嚓,最後是撲撲撲地上了些爽身粉,付錢,回家。

上了大學,開始有了轉變。剪完了頭髮,多了一道洗頭的手續。躺在椅子上,聽著耳後嘩啦嘩啦的水流,泡泡來了,不久後,泡泡又走了,沖完水,坐回椅子上,吹風機開始吹呀吹,吹乾,也就是付錢回家的時候。

現在,剪髮變成了一種休閒。坐上椅子,先看本雜誌,瞧瞧最近有什麼八卦,今年流行什麼風,誰誰誰開車載妹爆了什麼內幕,哪家總經理身價X億黃金單身漢的成功歷史,手邊多了一杯沁涼的花茶、瓷杯上還體貼地放上根吸管,翻了幾頁,後面一雙手帶著精油的香味,開始按摩起你的肩、你的頸,壓、按、推、揉,慢慢地、慢慢地,時間過去了,你開始放鬆了,肩頸的緊繃緩和下來了,才被送到躺椅上。

開關打開後,躺椅開始傳來震動,美其名的按摩椅,讓你的背,你的腿不會無聊起來,但是主角仍是你的頭。用洗髮精、潤髮乳清潔過後,換你的頭髮和頭皮開始享受精油的按摩,一會兒涼涼的、一會兒又因為熱毛巾的熱敷而暖暖地,然後當你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工作的壓力,忘記了這世界有多少的不美好。Time is up。

你又坐回椅子上,溼溼地頭髮披在頭上,你突然覺得這個造型也不錯,當下有股衝動想說到此為止,就這個頭就好。但是這怎麼可能真的發生呢?咔滋咔滋地,椅子升到了一個高度。造型師開始用剪子和夾子一根根、一撮撮地把你的頭髮挑出來,剪掉,前面剪剪,後面剪剪,左邊挑挑,右邊修修,你看著鏡中的自己,一點一點地轉變,變回了幾個月前的自己。剪頭髮,免不了要聊聊天,談著顧客,談著生意,談著天氣,談著家庭和小孩,談著這一頭頭髮適合什麼,不適合什麼,談著新聞上前陣子的抗爭,談著假期的規劃,談著退休之後要做什麼。什麼都談,就是不談公事。

等到你的頭髮又回到了從前,再稍事清洗,吹乾之後,這一個快樂的休閒就這麼告一段落了。付上七百大洋,道聲下次再見,推開大門,正午的熱風馬上迎面而來,提醒你生活依舊等待著你,什麼事情幾乎都不曾改變。你能夠留下的,只有這一頭時光回溯的頭髮、和肩頸傳來的輕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