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

晚上八點四十分。

放下電話,我把小黑塞進背包,走出門外。門外等著我的,是一輛車和一個信封。

晚上九點十三分。

車子在火車站前把我放下,我帶著信封,搭上火車。

晚上的自強號,只坐六個人,幾乎每一個人想要的話,都可以享受像是頭等艙的享受。我把包包丟在旁邊的座位上,拿出翻譯的稿子開始校對。

車子加速和減速的時候震動很大,讓我想起這是不是前陣子報導中跟韓國買然後故障率很高的車體。然後我又想到,如果外國的觀光客來了,坐到這號稱台灣最頂級的車廂,會有什麼想法,然後,我又想到了新幹線。

過了幾站,上來了一對小情侶,就坐在走道的對面。大聲著談著情,說著愛,想不聽到也難。聽著他們聊著天,聊著地,聊著出遊,聊著朋友,聊著「一定要記得我唷~~」,聊著聊著,喀嚓一聲,原來是拿出數位相機開始自拍,嗯嗯,青春真好。

颱風過後的夜,看起來和平常沒有什麼不一樣,有的只是因為下了點小雨,感覺到一股被洗過的乾淨。我開始想到今夜身處在這裡的目的,想到包包裡那一個信封。想到裡面的價值,想到它對於一個家庭的重要性。

其實我蠻喜歡這種生活上的「意外」,可以瞬間抽離原本的生活,可以馬上放下手邊所有的事,背上行囊,快速地插入某一段行程。雖然我沒有像 schee 一樣,有個公民背包,但身為「快速反應部隊」所要帶的行頭,基本上也沒少到哪兒去。當然,最不可或缺的,還是腎上腺素。

在影集裡,在漫畫裡,超人們,英雄們,總是在世界需要他們的時候,出動。衝進電話亭也好,換上蝙輻裝也好,放下手邊的事,快速地分泌腎上腺素,應付所謂的「危機」。對我而言,雖然不一定是「危機」,但是那危機處理的快感,和遠方有人等著我去拯救的感覺,真的很好。

想著想著,火車又過了一站。

再一個小時,我就會將信封送到某個人的手中,而今夜的快遞,也將告一段落。明日,平常的生活,還是得繼續,等待下一次,有人呼喚著我出動的那一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