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

如果說日常生活像是一段詩篇,那麼像感冒發燒這些「意外」,就像分號一樣。

玩了兩天的水回來,拿自己當防水防曬乳的白老鼠結果曬傷不說,還帶著滿身的筋骨酸痛和渾身臭水味。好不容易清理乾淨,快樂地打開冷氣,往床上一躺,還不到九點我就進入了夢鄉。

十一點、一點、三點、五點,我一次又一次地被熱醒,原來是該死的冷氣竟然會當機,這種怪事我還是第一次碰到。每一次被熱醒,都要用力地把自己從床上撐起來,一步一步地走到冷氣卡旁,把冷氣卡拔出來再插進去,重新reset之後再找到搖控器,打開冷氣,然後再一步一步地回到床邊,想辦法用最溫柔的方式躺平。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早晨終於來到。

腦袋依舊昏沈,身體依舊酸痛,我在講電話的時候連打了好幾個噴嚏。「你不會是感冒了吧? 」聽了以後心底飄過一絲絲不祥的預感。

果然,幾個小時之後,開始流起鼻水來。

晚上,趕緊去藥房買了普拿疼來吃,開始我和感冒一季一次的戰鬥。

喝水,吃藥,喝水,吃藥,就這樣過了一天。

這時候,已經是星期二了。

一直吃藥和喝水休息的結果,症狀被壓下去了,只是不敢停藥,怕會再猛一下地反撲。但是話雖如此,第二天的晚上我仍然開始發起燒來,開始無法集中注意力。

只好乖乖去診所給醫生看。

拿了一堆藥,開始想辦法退燒。小時候,不常發燒,但每一次發燒都是又猛又烈,像要死掉一樣,腦袋像要爆炸一樣,走路走不直,只能作一些簡單的機械性動作,認知力,理解力,記憶力統統都躲了起來,像從神祉被貶為平凡人的感覺,所以我非常害怕發燒。長大之後,可能是身體變得更差的關係,發燒的次數反倒頻繁許多,每一年大概會發個一次,但威力反倒小多了。

即便如此,發燒還是一件不好受的事情。所有的schedule都得can掉,連電視、書本都不能碰,只能躺在床上胡思亂想,還無法控制自己的思考,只能亂飄亂飄,像一場夢一樣。

一夜過去,燒終於退了。洗了個澡,全身的毛孔都像被清洗過一樣。把之前的疲累都洗淨了,把這一季來的鳥氣都給洗淨了。彷彿新生一樣,我開始投入工作,準備趕上進度……

偶爾感冒,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