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玩飛行模擬的日子

這些年,在外頭,慢慢養成了一個習慣,每隔一段時間把一些用不到的東西寄回家「收藏」,於是家裡屬於我的房間,慢慢地變成了一本描述我這個人的歷史書。把一個不認識我的人,丟到我的房間裡,放任其東揀揀,西看看,過個一個小時,想必可以對我有基本的了解,過個半天,大概會變成最了解我的一百個人之一吧。

這次回家,大ㄟ添購了幾個整理箱,要我把這些歷史文物做個整理,封存在整理箱中,避免今年新出現的白蟻侵襲。我翻著那些過去求學時代的筆記、參加活動的紀錄、以前寫的手札、過去拍的照片、念過的書、把我當掉的課本、洗過的電路板…..然後,我翻出了下面這堆東西。

一陣不勝唏噓。

開始接觸飛行模擬遊戲,應該是家裡購進第一支搖桿的時候,那個搖桿還長得像一根棍子加一個按扭的年代。一開始從什麼遊戲入門我已經忘了,但是第一個印象深刻的遊戲當然不會忘記:Aces of the Pacific。這個 1992 年的 DOS 老遊戲,當時讓我完全陷了下去,整個暑假每天醒來就是固定到電腦前出個一兩個任務。扮演著二戰時日本飛行員的角色(當然不是神風 :p),隨著大戰的演進,開著零式,一次又一次地出著重覆又無聊的巡邏任務、深怕轟炸機被打下來的護航任務等,也許今天出勤時沒有碰到敵機,也許在某個 waypoint 進入交戰狀態……

我學到的,除了基本的飛行技巧,和靠著零式的轉彎可以硬吃之外,應該就是「英雄,是從日復一日無聊的任務,和同僚的鮮血中誕生出來的」這句話吧。

總之,那段規律的日子,慢慢變成我生活中的一項固定task,一直延伸到稍後的 Aces Over Europe,我繼續扮演著美軍飛行員的角色,熟悉著完全不同的飛機設計和作戰思維,我的二戰,有許多是從這兩本說明書、遊戲情節、和彼此的作戰思維認識的。

然後一下子,時空跳到了近代。我開始玩起近代飛機的模擬,直接跳過了越戰、韓戰,來到了沙漠風暴行動的年代。在那個年代,除了少數像 EF2000 TACTCOM這種歐洲「未來」戰機(所以我玩了一陣子就放下了),和另一個霸權的 MIG- / Su- 系列之外,所謂的主流,當然還是美國的機種系列: F-14 / F15 / F16 / F18 。

我的下一款遊戲,就選擇了F-15 Strike Eagle III。每一款飛機,都有不同的設計思維和作戰角色,我開始適應 F-15 的「船堅砲利」,頂著厚厚的裝甲,滿載著飛彈,笨重地出著任務,然後在受傷之後,蹣跚地飛回基地。這個遊戲可能因為年代久遠,可能因為作戰思維的差異,我的印象就僅只而已。

接下來,就是出現在上面照片裡的 F-14 Fleet Defender,他完全刷新了我之前對於F-15 Strike Eagle III 的印象。精細的後座雷達官操作,讓近代戰機戰術思維裡的「先看到,就先打得到」(二戰時因為雷達技術不發達的關係,戰鬥取決於視距內近身的纏鬥,因此飛行員的技術和飛機性能占了很大的要素),飛行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後座操作雷達,試著在不同的操作模式底下,先一步找到敵人,然後把飛彈給丟出去。我那時多希望有一個人可以跟我一起玩,分別擔任前後座的角色。除了雷達操作之外,航艦起降也是一個賣點,每次滿頭大汗結束任務要回航時,總要面對這最後一道關卡。技巧不好,往往整個任務毀於最後的降落,幸運一點的,就是一次搞定,而平常最常發生的狀況,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拉起重飛。

有了 Fleet Defender 的經驗,再來,是 FA-18 korea,同樣是航艦起降的機種,兩架飛機的設計思維就大不相同。我開始學習如何一面掛著要轟炸敵人的炸彈,一面和敵機纏鬥著。

然後,換口味的時間到了。

下一個遊戲是 Jane’s Combat Simulations – Longbow 2,一個直升機的模擬遊戲。其實在之前我也有玩過其他的直升機模擬,不過被「震撼」的經驗遠不及這個遊戲,精細到不行的操作和儀表,讓我連 Hover 在空中都是一件挑戰,更何況是貼地飛行,深入敵區。就算到了目標區域,如何躲開重重炮火,然後把地獄火給倒向敵方,最後再平安地返航。對當時只有一根簡陋搖桿,然後嘗試同時把旋翼、引擎出力跟尾翼達到平衡的我,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也因為如此,我開始籌劃購買新的搖桿。最後,在調低遊戲的真實度之後,娛樂性達到了一個暫時的平衡。

我所玩的最後一個,也是印象深刻的遊戲,就是在最中間的 Falcon 4.0。這個遊戲讓我遠從美國託人奔走,買回限量的 binder edition,然後為了他,從國外買了新的搖桿(Saitek X36 USB,這是X52,後續型號的連結),最後,由於他的硬體需求太高,買回來放了半年多,才有錢升級硬體到「最低需求」。

Falcon 4.0 的畫面,到了一個「精美」的地步,畫面可媲美真實照片,操作則依據真實的機艙設計和流程,數百頁的操作手冊,我花了好幾個月才陸陸續續讀完,然後在安裝遊戲之後,又花了許多時間練習起飛,降落,武器操作、纏鬥。此時,即使是新搖桿也力有未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一次又一次地被擊落,我開始感到一陣一陣的挫折感。終於,在某一次之後,我把搖桿收了起來。

然後過了兩年吧,在某次機緣之下,我又把遊戲拿出來,把搖桿搬出來,擦去灰塵,再度上機。這一次斷斷續續持續了幾個月,我還是放棄了。我把搖桿和遊戲一起寄了回家。

Falcon 4.0,算是我最投入的遊戲之一,只是到了最後,它適合當一個 simulator,而不是一個 game。在那之後,由於把搖桿寄了回家,我便漸漸地遠離了 FlightSim 的世界。而當年的這些研發團隊,一個個地被裁撤,發行的公司,一個個地被併吞或解散,現在FlightSim 的遊戲市場,已經幾乎完全萎縮了。

多年之後,當我再度翻出這一堆遊戲的時候,突然又有了一股衝動,想要再把 falcon 4.0 裝上,再挑戰一次。只是這一次,我竟然發現我的搖桿被家人送給隔壁國小的小弟當玩具…啊! 想到就心酸…….

好可惜,現在的硬體運算速度如此強大,現在網路速度如此快速。 也許某一天,我會再把遊戲拿出來,花錢買一組好一點的搖桿,然後期待可以在到時的 windows XX 上執行。那時,就當作是一種懷舊吧。

部份遊戲封面取自 MobyGame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