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危險

冷門的動保法,比不上一個教授的名譽?(2) 兩百萬的代價 | Heterotopias

就一個新聞專業的記者的而說,訪問一個疑是小偷的人有沒有偷東西有何意義?或者,當你已經知道他的說法跟會跟大報上所有的說法一樣的時候,訪問他還有什麼意義?你無法直接訪問到一個大人物,就不能對他做評論嗎?直接訪問到與他是否做過更本無關,記者不是檢察官,不是警察,審問的事情要交給他們來做。記者只要從值得相信之新聞來源獲取資訊即可。

對照組:
爆料爆到記者累死掉

這名在產學界相當知名的系主任,還緊迫盯人的說「你說!是誰給你資料的?」我很客氣的回答「對不起,我不能洩露新聞來源。」他更火大了,直接威脅我「你說!你不說,我就告你毀謗!把你跟報社都告倒!」我跟他有理說不清,只好再三表明我的立場「主任,如果你現在願意說明,我很樂意採訪」但只換來對方氣憤的掛電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