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備份SOP

看到了 Portnoy 慘痛的 “ [本格訊]傳嘉義民雄某大學研究生疑似熬夜重灌電腦“,想到我今天才又當了一次好人,重灌好一台Asus的laptop,正好來說說我的備份機制好了。

備份這種事情,通常是要痛過才會真的有警覺心,我自己身處曾經痛過的一員,所以逼著給自己訂了一個 backup SOP,就像定期定額買基金一樣,一次花一點點時間買個心安。為什麼說買心安呢,因為我還沒有足夠的膽量去把所有備份起來的東西都倒回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可以回復成原來的狀態。只有在某些不幸發生時,才有機會試試其中某些備份是不是真的有用。

下面,就來說說看我自己的備份機制。

閱讀更多我的備份SOP

網摘的禮貌跟Spam

談過網摘的權利和適法性,禮貌和Spam的界線又引起議論。

gslin, hlb, ijliao等人認為智邦Myshare在迴響處留言,通知文章作者該篇文章已被收入網摘的行為,是一種Spam:

gslin的想法是(updated at 2006/05/13 16:12) :

  1. 網摘的行為算Link,是合理使用。
  2. 既然是合理使用,「通知」這件事情就不應該/需要做。
  3. 智邦發Comment通知,內容反而因為有廣告之實,形成了Spam。

這顯然讓智邦形成了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的兩難。

閱讀更多網摘的禮貌跟Spam

Takahashi 適不適合我?

因為想玩玩Takahashi Method (高橋流),我去參加了 HappyDesigner第一次聚會。 到達現場的時間正好是快開始的時候,有點忙亂地坐下之後(唔….好像坐到了Jedi的位置),沒多久就開始了。

許多簡報類的書籍都會強調,一場簡報的主角是簡報者,投影片本身只是輔助的工具,觀眾的焦點應該在簡報者身上,而不是投影片上。而我想 Takahashi Method 更是把這個原則給大大的強化。投影片變成了簡報者話語中的「重音」、「粗體」、「引號」,所以字要粗,要方正,顏色要單純(黑/白),字數要少(連一句話都不到,最好只是一個詞)。把整場簡報完全回歸到講者的身上。

閱讀更多Takahashi 適不適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