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媒體未來的樂觀

我對現在台灣的平面、電子媒體,抱持著一副很討厭的態度。但是,我對媒體的未來,反倒抱持著一些些樂觀的態度。

Portnoy說

批評媒體常常可以見到一個固定的路徑:批評內容–批評記者–批評編輯–批評媒體頂頭上司–批評制度–批評結構–批評意識形態–批評生產方式(資本主義或共產主義)。

慚愧地說,我也是和大多人一樣,講到制度、講到結構,就累了。現在的環境,好像很難看到一個可能的良性循環。 不客觀的收視率;小報式的報導衝發行量;NCC、公共電視尚無法取得多數人的信任、也沒有符合多數人的期待;還有那一句話:

觀眾罵這些媒體,偏偏又愛看這些媒體。

怎麼辦?

除了有人會罵,有人會批評;有人行動,監督媒體,也有人嘗試從制度方面去改善這個環境。Portnoy想要採取的方向,我想就是從制度方面下手。

而我,則期待另一方面的改善。

那就是人心和教育。

是的,現在很多的人愛看這種聳動的報導,愛看爆料,愛看「把人物攤在陽光底下」式的偷窺式報導。於是媒體更加理直氣壯,我不報,別台會報,那麼老闆會釘我,觀眾會轉台,於是我只好跟著這樣報,甚至在還沒求證的時候,先報再說。為了所謂「公眾知的權利」,無所不作。

但是這樣的作法,卻也慢慢引起了愈來愈多人的反感,雖然邊罵邊看,但是誰能說在夜深人靜時,在面對小朋友的教育時,這些人不會開始懷疑起媒體說的話,不會開始擔憂萬一有一天,自己被這些媒體包圍時,那種不安、難受的感覺?

當我看著我身旁的人,從全盤接收媒體灌輸的訊息,到會開始判斷報導背後的動機和手法,會開始檢視報導的引用、求證等過程,我就覺得,長久來看,這個媒體和社會,一邊受傷流血的同時,也一方面開始結痂、癒合。

更何況,敢作假報導,那就得留心被其他的非主流媒體(包括blog) 「踢爆」,老是用「消息人士指出」、「檢調傳出」、「有人爆料」的報導,也開始會被用放大鏡檢視。當質疑的聲音傳出時,主流媒體也不得不作出回應,發表如 “搞軌案無關案情 TVBS-N不予報導” 這種聲明,雖然說宣傳性質大於實質意義……

最後,說到「行動」,我想,我現在比較常做的,就是試著影響我週遭的人們,讓他們打破對於媒體的信任,然後重新建立對媒體的信任。我認為,當大多數人對媒體的信任在新的基礎上重新建立後,媒體自己也會有所改變的。只是這一天的到來,想當然爾,比制度上的改變慢多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