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談網摘和引用好了

想不到從上次那篇網摘與引用的權利之後,點起了一些關於引用、網摘、聯播這些「權利」(不是權力)的討論。不僅僅是我這邊聯播的權利也談網摘的價值判斷 等這幾篇,在一開始我所引用的 Jacky,加入討論的 豬小草 ,為文引起另一番討論的 啪啦夫‧二三事: 誰賦予你摘我的權力?? 等。當然還有業界代表 :MyShare 的 Roach 跟 TOMSUN 等。(因為這不是要列出所有名單,所以其他人請恕我用「族繁不及備載」帶過)

如同工頭所說的

這麼說或許有些倚老賣老──從’96年到現在,我們看過多少議題如大江東去浪掏盡;浪花拍岸時,那一個不曾激起驚天的波濤?

當這麼一個議題開始被討論,大家也許是在文後的迴響,也許是在自己的blog為文發表觀點,更棒的是除了blogger外,還有業界人士參與討論,也許到最後大家能思考出一個可行的形式,也許到最後仍然沒有結論,而只能留待下次有機會再被提起,再被討論,在整個過程中,我覺得仍然是有助益的。畢竟,想法就是這樣冒出來的。

在這些日子裡,我看著這些討論,偶爾會冒出一些零碎的想法,有些有關,有些沒關,也許因為場合,也許因為怕離題,我沒有即時提出來,就在這篇文章裡,把一些時至今日,我還記得的,給寫下來好了。

在著作權法上的觀點:重製或是引用?

paraf 在誰賦予你摘我的權力??提到一個概念:

  1. 把網摘視為著作權法裡的重製行為,因此需要原作者的授權。
  2. 將網摘裡的引用文字視作「部份重製」,一般是不得超過著作文字的1/3。
  3. 當被摘者的文章很短時,很容易就超過1/3,然後就嗶!犯規~~

我的想法是:如果網摘僅列出標題與連結,是不是就沒有什麼1/3的問題,也就不會有什麼部份重製的問題,更不需要授權。然後,又會有一個問題跑出來:「這樣會不會變成標題殺人法啊?」(當然,部份內文的引用也可能變成段落殺人法」)而今天不喜歡被摘的,主要是被摘那個標題和連結,還是因為被摘了部份的內文?

再者,與其定位為重製,網摘者是否可主張這是著作權法裡的引用行為? 在經濟部智慧財產局-著作權Q&A裡的問七十九裡有提到:

問七十九、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所定「其他正當目的」及「引用」所指為何?

答: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所稱「其他正當目的」,係指與報導、評論、教學、研究等性質相同或類似的目的,並非泛指任何目的。第五十二條所謂「引用」係指利用他人著作,供自己創作之參證、註釋或評註等,亦即,必須係被引用之他人著作內容僅係自己著作之附屬部分而已(此外,讀者客觀上也可以判斷那些是作者自己的著作,那些是被「引用」之他人著作)。因此,如無自己著作之情形,即不符合本條所定「引用」之要件。又符合該條文之「引用」,依本法第六十四條規定,並應以合理方式明示其出處(§52、§64)。

網摘多為參證、註釋和評註,讀者客觀上也非常容易判斷哪個部份是原作者,且連結和原作者的標示又清楚地明示引用的出處。依此來看,主張網摘是著作權法所規定的引用行為,似乎是符合的。

而且以我的看法,網摘的動作比較像是一生的讀書計畫這種「推薦」的行為。

商業行為?

當網摘變成一種商業行為,當有給職的網摘師出現時,被拿去「營利」的,是被摘者的文章內容嗎? 還是網摘師過濾與推薦的動作? 付錢的人、或是上來看的人,是因為這裡有被摘者的豐富內容,還是因為這裡有網摘師在過濾與推薦?

在我之前所學的智財課程裡(不過一方面年代有點久遠,我只能靠記憶及手邊的筆記,另一方面我的專長也不是智財相關,因此若是論述有誤,還請大家指正),所謂的商業行為侵害著作權,在網摘這個動作裡可能主張的有:

  • 使用者藉由像MyShare這樣子的網摘網站免費獲得原本所應該付費購買之物。這個很明顯的不成立。
  • 網摘影響著作權人的市場:這個如果被摘者是商業網站或是深入連結,的確可能發生。(可詳見豬小草的 網摘:深入鏈結與公平競爭)
  • 評估侵害行為(網摘)對於目前著作以及潛在的衍生著作,在實際和潛在價值上的傷害。

在這一點的最後,我也要丟出一個問題:如果「商業行為」的網摘是傷害,那麼把 RSS 內文一絲不漏的收進來的 online aggregator 網站(如Bloglines 或是 NewsGator ),像NewsGator 有收費的 outlook 版本,這種「商業行為」是不是傷害呢? 我的想法是,當使用者付費時,並不是為了取得 RSS 的內容,而是付費在工具上,所以雖然有商業行為,但不應被詮釋為用 RSS 的內容營利。同樣的,要是 MyShare 有一天收費了,也不是因為「提供文章的內容」而收費,而應該被解釋成因為「過濾和推薦的行為」而收費。

在法律之外的觀點:尊重與有禮

有些人認為今天原作者聲明要引用/摘其文章需要先行知會,甚至需要原作者的同意。如果引用/網摘沒有這個動作,雖然在法律上沒有侵害(就我的觀點),但是仍然是一種不尊重的行為,甚至是合理、但不合禮的行為。這是我之前一直避開沒有提的部份,主要是因為我覺得這並沒有一絕對的準則,受不受尊重、有沒有禮貌因個人「感覺」而異,只會有「大多數」人的想法。

eliner曾經在迴響裡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我同意引用的確是可以不經作者同意的,但若多此一舉留言問了作者呢?是不是該具備”萬一作者不同意”的心態呢?
網路,基本上是開放的,”引用”完全合理,但是有理不一定有禮,不是嗎?
很感謝版主抬愛,我流浪去尋芳草,一個月後,已經回來了~因為芳草碧連天,隨處有芬芳..

而我,也作了一個回答:

我認為是的,的確應該會有「萬一作者不同意」的心理準備。

但是詢問作者這件事,應該解釋為「尊重」,而不是「將是否能引用的權利,交給作者」。

當原作者希望能先獲得通知,而我選擇通知,並不是因為「不通知就不能引用」,而是因為我尊重原作者,希望他能夠「祝福」”引用”這一件事。但是我也作好了心理準備,當作者不同意引用時,我該如何反應。如果今天這個引用並不是對我的文章或是論述非常重要,或是我可以找到得另外的引用來源,那麼我會選擇尊重作者的意願;如果這個引用非常重要,可能我本來就是要針對這引用發表我的看法,或是我要提到相反的看法,那麼即使作者並不同意引用,基於我所擁有的權利(引用文章/合理使用)的權利,我依然會採取引用的動作。

是的,「有理不一定有禮」。我覺得有禮的是:「留言問原作者」這個動作,而不是「留言問原作者,且經由他的同意才引用」。

想知道我的立場的人,應該可以從這段問答裡,看出一些端倪 🙂

學術界"Draft Only"是否可用於「不願被引用」的聲明?

這個想法首見於豬小草的人行道 | sideway: 部落格之間的引用:關於比喻與版權的一點思考,而我的看法也在該文章的迴響與豬小草作了一些討論,有興趣的人可以過去看看。

公開和隱私

我想這個部份大概是最麻煩的了。三言兩語實在說不清,而且更糟的是我這陣子明明就有留意到有人提出相關的論點和想法,可是真的要引的時候卻又找不到。下次想到/找到再說好了。

PS. 我在人行道 | sideway: 六年前的那段話的迴響裡,看到 Roach 提及自己將要寫一篇長文,我很期待看到他的想法 🙂

PS2. 要不是因為這個話題,我也不會得知TOMSUN 聯播,可以說是「不打不相識」嗎? 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