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紀錄觀點 – 有怪獸

前幾天看了一下公視的紀錄觀點:有怪獸

這個有點像是整理報導方式的紀錄片把之前媒體為人所垢病的亂象給點了一些出來,並且對於公共電視夾帶著批評和期待。不過也因為是用整理的方式,所以如tonyblue所言,少了強力的論述。就我的看法而言,才一個小時的時間,這一部紀錄片值得當作「入門」,讓觀眾發現:「哇! 原來有"這麼多亂象"喔!!」,至於針對每一點的深入論述,如果為了「廣」而捨棄了「深入」,雖然有點遺憾,但我覺得是可以理解的。

裡面提到的幾個焦點我大多都有印象(除了UBU事件之外)。不過可能是因為製作時間點的關係,並沒有把NCC的議題、媒體殺人、鐵路怪客系列、趙建銘系列等收錄進去。往好處想,以現在媒體踴躍入圍雜碎新聞獎的程度,我想每半年拍一部這種媒體觀察的片子都不乏新的題材和議題可供擇取採用。

看完一遍之後,趁還感覺還很強烈的時候(什麼感覺? 當然是義憤填膺啊! )再看一次,然後把一些摘要記下來,供有興趣的人參考。還沒看過的人也可以在 7/28 ~ 8/3 間到 公視的線上影音中心觀賞

新聞題材的選擇

國代修憲的新聞,一開始的聚焦不在修憲的議題,而放在花絮 — 女大學生服務人員。後來,又被王育誠的腳尾飯事件給蓋過去。

往往我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並不是閱聽人覺得最重要的。 — 鍾宜杰(路透社新聞記者)

倪敏然的自殺和倪敏然、夏禕戀的新聞。讓國內媒體陷入長達一個月的瘋狂追逐戰。

你們在幹什麼!! 你們在幹什麼!! 你們有沒有良心啊?? 你們是不是人生父母養的?? — 夏褘

在媒體界雖然也有檢討「是不是報太多了? 」的聲音,但是不報的結果收視率一出來,馬上還是再度乖乖跟進…… 然後大家一起繼續消費這個話題。

而觀眾可能也是一邊罵一邊看。 — 陳雅琳(三立新聞總編)

媒體公審

你要跟他下跪嗎? …. 讓他跪一下啦!! — 千面人案現場記者

背後拉動媒體的,是收視率調查繩子,及背後的廣告機制。在介紹/訪問尼爾森公視之後,雖然尼爾森的調查「號稱」是中立的,但是從陳雅琳等新聞工作者的口中,可以發現收視率的出現決定了「為了剌激收視率,必須報導有衝突性、讓人難以想像的新聞」的新聞走向。

台灣是全世界,用收視率來計算廣告價格,執行得最徹底的一個市場 — 李光輝(資深媒體人)

偏偏,台灣從過去的老三台到後來的九十二台,雖然台數變成了三十一倍,但是廣告主的市場,並沒有變成三十一倍,造成了買方市場,使得各頻道為了搶廣告,不惜想辦法剌激收視率,包括應該中立客觀的新聞頻道。

商業媒體為了收支平衡,只能轉向向廣告低頭,向收視率低頭,不然就只能賠錢。

現在的報紙版面,坦白說,是扣除廣告(版面)以外,剩下的去做新聞規劃。 — 余建汌(中時副總編輯)

置入性行銷 — 出賣新聞

民視報導遊樂區 / 中天報導河莉秀的瑜珈DVD / 餐廳業者的報導 / 政府買的廣告 / 民視的 SPA會館報導 。

它叫做『專案』,什麼叫『專案』,就是所謂置入性行銷的東西。 — 陳雅琳(三立新聞總編)

政府是台灣最大的廣告主,用置入性行銷的方式來推銷政策、推銷農業,然後包裝成新聞的型態。

從92年4月到93年4月,(置入性行銷預算)是 10億9千萬,從93年9月到94年8月,是8億3千6百萬 — 姚文智(前新聞局長)

用新聞的收視率、中立性、客觀性、和可信度來賣新聞。

沒有一個政府單位或是廠商拿錢給你,然後說:『沒關係,你儘量平衡報導好了』 — 劉蕙苓(前中視新聞部企劃室主任)

一份調查顯示,有六成的記者作過置入性行銷的專案;有三成的記者,每個星期平均要做三則以上的新聞專案。

在平面媒體方面,一個大型論壇的紀錄形式(也是一種置入性行銷),一整版要價60萬!

媒體除了偷渡廣告之外,也愛偷渡自己的政治立場。但政治立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賣點,從前如何包裝陳水扁的光環,現在用同樣的方式包裝馬英九。哪裡有賣點,哪裡就是立場。

中國時報頭版報導「馬英九母親住院,馬英九蒙在鼓裡」的新聞,馬英九:「這個新聞非常感人,非常有愛心,唯一的缺點是…不是真的。」

我們的平面媒體,其實追求的不是中間份子的讀者,他追求的是基本教義的讀者。 — 林照真(資深記者)

總統大選的媒體灌票

媒體誇張地灌票,在下午4:54,中選會才首度有票數進來,總票數是627票。但此時,商業電視台的票時已經突破八百萬票,而中天新聞開出的總票數更超過1000萬。

除了「開票奇快」之外,「誰領先」也是微妙的關鍵,三立和民視是陳呂領先,其他商業台是連宋領先(各台壓寶不同)。此外,5:48起,國民黨計票中心就顯示,陳呂超越連宋,一直到最後。同一時間,號稱與國民黨計票中心合作的中視,也顯示陳呂開始超越連宋。中選會的開票在 5:57也顯示同樣的趨勢。但是其他商業台,包括 TVBS、東森、中天、年代、八大、台視和華視,開出的票數已經破千萬,而且依舊是連宋領先。也因此,為了「修正結果」,這些商業台只好在下午六點後上演翻盤戲碼,進而使民眾在開票結果之後認為是中選會有作票的嫌疑,而造成之後動亂的原因之一。

更誇張的是,不小心還會灌過頭。開出票數比最後中選會公布來得高的商業台有年代、東森、華視、東森、TVBS、中視、台視、民視、八大。灌過頭怎麼辦? 只好偷偷地把票數往下調。片中特別把那前後兩秒的「向下調整」給抓了出來,非常值得一看。

也因此,半年後的立委選舉前,九家商業台的新聞主管共同簽署了一份公約,宣示將以中選會的票數為準。

狗仔新聞

目前電子媒體的新聞的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延續前天的新聞,另一種是抄當天的蘋果或壹週刊。

狗仔隊的揭露性採訪,引起了侵犯隱私權的爭議。

那麼公共電視呢?

雖然沒有了商業收益的考量,但拿政府的錢,有時還是會手軟。

UBU事件:公視播出羅大佑演唱「阿輝仔飼著一隻狗」跟「綠色恐怖份子」,引起台聯立委抨擊「拿政府的錢,怎麼可以播這樣的歌曲」,後來新聞局長姚文智發言「公視要檢討」,而公視高層也聲明道歉。

這引起了公視是不是真的能保持獨立自主,客觀的爭議。

PS. 這裡「網路輿論」畫面有一則作者是 Portnoy唷。

另外一個插曲,則是在下一集的歌手阿弟仔的演唱,由於三首歌裡的兩首「我嘸讀冊」和「起笑」,因為歌詞有髒話和抨擊老師,也被禁播。這也引起爭議。

公共電視台,從成立以來,就沒有什麼公共精神…..就是提供中產階級的一個優質節目….乾乾淨淨,不碰政治。一個公共媒體裡面,不碰跟公共最有關係的政治,這叫什麼公共電視呢? — 郭力昕(政大新聞系講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