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的高度

最近 HEMiDEMi的政治味好像還蠻重的。

PortnoyHEMiDEMi – 共享書籤- 陳瑞仁,你看什麼看! 這一篇的迴響裡感嘆說:

所以終究我們的格局只能停留在「主流媒體的對立面」,而不是「主流媒體的上面」…

更清楚地來說,他認為:

但是把陳檢察官拿出來鞭,這種攻守就淪落到跟主流媒體一樣了,主流媒體因為許多因素(收視率、懶惰、無能)而傾向於把公共議題私人化,把所有可資討論之事都拿來作為二元對立的戰場,這是主流媒體慣用的技倆,難道我們得學習嗎?當然不需要!因為就我觀察,大部分的討論早就跳出來了。這篇卻把之前眾人的努力給抹滅了。

在陳瑞仁檢察官起訴總統夫人吳淑珍之後,某些媒體開始把陳檢察官塑造成司法英雄,連高中時操行104分也拿出來捧。因此站在對立的另一邊的人,可能是政治對立,或可能是媒體對立,開始做一些「平衡報導」,你捧陳瑞仁? 那我就讓大家看看陳瑞仁的另一面。於是乎,”陳瑞仁,你看什麼看!” 這一篇文章就跑出來了。

Portnoy 質疑的是,這種打迷糊仗的手段有必要嗎? 他認為這樣會淪落到跟台灣媒體一樣的水準。

是的,我支持他的說法,也認為這種手段並非必要,且能少用就少用。但是不諱言地,這種類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手段,有時才會讓對方感到痛楚(也因此台灣媒體才會這麼愛用這招)。

豬小草回應了Portnoy 的批評:

這篇文章或許高度不夠,但PORTNOY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這樣一篇高度不夠的文章卻會在YUPIN的留言後爆走?我之所以把「民主素養」那一篇拉過來,不是說你在那篇留言,而是說,造成這篇文章爆走,甚至某些高度不夠的文章能夠得到共鳴的原因,不正是因為那些好好的討論,都被人打斷了嗎?

在這樣的情況下,當我看到你寫「所以終究我們的格局只能停留在「主流媒體的對立面」,而不是「主流媒體的上面」…」時就不免在想,所謂的「所以」是從何而來?是因為我們自己就樂於停留在這樣的高度?又或者,即使某些人極力拉高,也沒有用?

與其說豬小草在回應Portnoy,不如說他自己在喟嘆:為什麼討論品質會被拉低? 他懷疑地說:「是因為我們自己就樂於停留在這樣的高度?」 這裡的「我們」,我認為是指 HEMiDEMi 的族群。

我覺得到這邊為止,除了 Portnoy 拉出「我們的格局高度」這條線之外,豬小草也拉出另一條「HEMiDEMi的討論格局高度」。

政者,眾人之事也,由下而上的 HEMiDEMi,同樣地也受到這股「鄉民力量」(我不知道這樣子形容好不好?)的影響。也許早期的 HEMiDEMi 因為數位落差的關係,會有一批早期的移民者,這一批可能較為「菁英」,較為「中產」的移民者,塑造了 HEMiDEMi 早期的討論風氣、格調和定位。但是難免的,人多了之後,就會帶進來更普羅化、更鄉民的觀點,然後就會出現 Portnoy 所謂的「機頭拉低」的現象。我覺得這是不可避免的。豬小草在稍後的發言,也自己回答了這個問題:

黑米又不是【全國輿論最高委員會】,任何被黑米討論過的議題,全國都要時時注意調整,甚至起而效尤。甚至,黑米討論中的時常岔題、打斷、扭曲,不正是恰好反應了這社會真實的【討論情境】嗎?

黑米不是一個躲在無知之幕之後的理想溝通情境,相反的,他讓我們更直接地面對情緒跟鄉愿。

Portnoy 後來也更進一步地把他在意的問題點出來:

但是如果當許多人都聲稱他們厭棄了主流媒體的情緒化跟偏頗鄉愿,為何還要將同樣的東西複製到這裡來呢?我針對的是這種矛盾。

然後搭配上董福興的進一步補充:

同樣的對於接受資訊的閱聽人來說,我們目前因為對於媒體現象的不滿而對其訊息感到懷疑,相同的這種態度應該帶到對其他媒體(如網路)上的訊息。如果無法建立這種態度,那我們對於媒體的不滿終究只是一種政治上、情緒上的分化切割。與媒體對抗看來有許多人參與,但是最終沒有達到提昇閱聽人素質的目的。

到這邊為止,另一條線的問題應該是很明瞭了。

接下來說說我的想法:

首先,我想先說明哪些是接受資訊的閱聽人不能控制的。台灣媒體的報導內容、走向和格調是我們不能直接控制的;社會上對某些事件的看法和言論(部份是受媒體的影響),也是我們不能控制的;網路上的全部訊息(包括論壇發言,blog 文章)也是我們不能控制的;以HEMiDEMi的規模,和其由下而上的書籤機制,也是我們不能控制的。也因為如此,這些多元的,對立的,格調不同的,偏見和客觀的意見,不管是在社會上,在媒體中,在blog圈裡,在 HEMiDEMi 裡,都是會有,會出現的。

那什麼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呢? 志同道合的小圈圈是我們可以控制的。由上而下的論壇是我們可以控制的 (很顯然在此不適用) 。自己blog 的文章也是我們可以控制的。我認為重點在於志.同.道.合這四個字。如果我們能夠利用小圈圈的力量,在 HEMiDEMi 中「拱出」對我們而言有價值的書籤、進行討論,那麼變成熱門書籤的同時,就有機會讓更多人看到,接收到「我們」的想法。然而別忘了,在此同時,也有其他的圈圈,其他的想法進行著,我們不認同的觀點或手段,一樣可能會變成熱門書籤,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去接受這個事實。因為這才是HEMiDEMi,才是我們所處的社會環境。

消滅(用這個詞好像太強烈了些)讓機頭向下的書籤我覺得是不可能,且不必要的事。我想目前可以做的,就是突顯出(拱出)自己認為可以讓機頭向上的書籤,回歸 digg式的競爭方式,自然而非刻意地營造出自己想要的討論氛圍。

後記:寫到這裡,我發現這些文章的脈絡實在是有夠亂的,不過不想修了,保持我原始而粗糙的看法就好。會寫下這篇,主要是因為在前面提到的書籤討論中,關於媒體的部份後來「退場了」,然而我認為放棄了這段討論實在有點可惜,所以另外寫篇文章,有興趣的人來討論吧,不管是用迴響,用blog,還是在HEMiDEMi上都好。再次強調,本文的脈絡很亂,所以如果有人想要人想要重整(或澄清)一番的話,請不要客氣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