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專業

其實,我在說出

媒觀系:每次看到他的文章,我都有一種被他喊:「閃開! 讓專業的來!」的感覺…..

這段話時,其實是帶點玩笑的性質在裡頭的。

所以當我看到董福興認真地看待這句話時,我反倒有一點點不好意思起來。也因此,我覺得我有責任也來「認真」一下。

在媒體觀察方面,比起 Portnoy,比起董福興這幾位部落客而言,我一直都覺得自己不是專業的。我不具備相關背景,對於相關理論、學派、歷史、術語都不熟稔。偏偏在每一個學門裡,某些專有名詞總是會有其精準的定義或是範圍,不小心踩到界外時,小則讓別人不懂你在說什麼,大則因為錯誤的理解發生討論上面的誤會。所以當我看著董福興用著「專業」的術語在陳述他的觀察、他的想法時,我是很羨慕的。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其實我很高興,自己能用業餘的眼光看這事情。畢竟大多數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在媒體觀察方面,都不是專家,都不是Professional。我常在想,我們都是業餘,如果我能夠用業餘聽得懂的,能理解的,能看得到的方式來觀察,來檢驗媒體,那麼雖然少了那些所謂的專業,少了所謂的學術,少了所謂的嚴肅,但是大家都可以試著自己做,試著用類似的方式去看出那些白面的跳樑小丑,去看出那些荒謬的所謂媒體專業,我會覺得這不但是我能做的,也是我想做的。

所以我會想玩新聞Filter、想挑排版的詭計、或是用守著某個議題的方式,持續地關注某個我有興趣的事物。我喜歡blog 這種形式,或是說喜歡 web 2.0這個時代的好處,有一點就是因為你不必討好所有的人,不必涵蓋所有你的「主題」,你只要寫你想寫的,說你想說的,沒有說到的,沒有寫到的,別人會說,別人會寫。如果有一天早上醒來,你發現怎麼都沒有人提,那麼你再提,都還來得及。

寫著寫著,我發現又離題了。

在這一篇的最後,拉回主題好了,我喜歡董福興說的這一段:

這不是一個大論述的時代,我們不需要以偉大的論點來提昇自己。相對之下精彩而精闢的觀察(最好加上不認為專業的低姿態)更能鋪設出這「部份真實」的紋理。這種信念讓我看到大論述時便顯得惶然。

ps. 小小吃一下董福興的豆腐:
typ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