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的舊聞

這已經不是新聞了,對某些人來說,電視上的SNG,每天的爆料記者會,每天案情的「新進展」才是新聞。

但是對世界上的某些角落而言,在過去的四個月裡,這些哭喊聲才是他們希望有人「聞」的。

對我而言,這是報導存在的意義之一。


Global Voices Online-全球之聲線上:中東:回響在沉寂世界裡的加薩尖啼

原文鏈接:The Screams of Gaza Echo in a Silent World
作者:Naseem Tarawnah
翻譯:Sweet and PipperL

四個月內,247名巴勒斯坦人喪生,包括155位公務員和57名兒童;996人受傷,包括337名兒童。Naseem Tarawnah懷疑,從此世界將完全聽不到加沙的哭喊聲。

Al Falasteenyia呼喚阿拉伯世界進行反抗,而也門同時也表達了同樣的憂慮,尤其是考慮到阿拉伯世界對此無動於衷:

「……我們必須號召所有遭受傷害的族人——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穆斯林,每一個希望看見這 件事得到終結的人——一直悲傷地關注新聞的你們,為了自己,請離開睡床,用任何東西,在每一個地方,組織警戒和反抗!」

如Haitham Sabbah所言,在這小小的狹長土地上所發生的其實是一場海嘯般的災難

午夜,一場屠殺在拜特漢諾鎮發生:一整個家族在他們的睡夢中被屠殺……

Desert Peace覺得最近的拜特漢諾鎮屠殺與Krystalnacht驚人地相似,難道歷史在重演?

加沙的博客圈只有少數人發出聲音,但Mona El-Farra每日發表的帖子讓我們得以了解加沙的即時情況,包括貼出令人震驚的受傷的拜特漢諾鎮兒童的照片。

同樣,加沙的Adam Khalil有一夜間消失於世上的AA家十一位成員的名單,和受害者們令人心潮難平的罹難照

Naj說:「在對拜特漢諾鎮的大規模襲擊之後,我感到恐懼,但真想去看看這座不幸的城鎮還剩下什麼。」

有人要求對如此多的無辜平民喪生進行調查。Laila El-Haddad對聽到的後悔、道歉和對調查的空口諾言感到噁心:

「STOP YOUR WAR不僅沒道歉,還攻擊我們。有這麼多力量和熱情獻身給死亡、破壞、衰弱、窒息和侵佔——卻幾乎沒有誰致力於讓它們停止。」

Laila向她的讀者展示了一首Mahmoud Darwish的詩,這位詩人的作品常常清晰流暢地表達巴勒斯坦人的心聲,抒發他們的感情。Um Khalil也對這些精確描述了拜特漢諾鎮屠殺場景的照片用詩歌形式發表了評論。莎士比亞的「麥克白」似乎正適用於這場悲劇:

「麥克白謀殺了睡眠.那無辜的睡眠,憂慮的亂絲交織在一起的睡眠,是尋常日子裡的死亡,是勞累已極者的沐浴,是治癒受傷心靈的藥膏,是大自然的第二道菜餚,是生命筵席上的主要營養。」(第二幕,第二場)

與此同時,在Balata,從二次起義(譯註:可參閱關於巴以沖突,你不可不知的幾件事)到現在已經有約350名受難者死去的難民營,Katie Miranada試 著完成一幅紀念這些犧牲者的壁畫。然而這個計劃的最終結果取決於以色列佔領軍(Israeli Occupational Forces, IOF)和他們遍布整營的恐怖統治。這藝術進行到一位名為亞伯拉罕的16歲少年,一位試圖保護他的兄弟,而被以色列狙擊手射殺的手無寸鐵的少年。

「當我完成這幅壁畫時,我拍到某些年輕孩子正張貼新殉難者亞伯拉罕的海報。我意識到照片裡的他就是某一個之前看著我的壁畫的孩子。他問我是否看到某人,我回答說沒有,他就離開了。現在他已經過世。」


Photo: Courtesy of Katie Miranda

看來年齡對以色列而言無關緊要。佔領區裡一個2歲大,出生於以色列監獄的 Aiysha (阿拉伯語意為「生命」)被釋放到他父親的管護之下,此時他母親仍然處於「管理拘留」的狀態,意味著技術上來說沒有指控也沒有審判,只有更多微不足道的考慮。

在其它領域中,當Ibrahim Oweis搜尋著 flickr 裡 「巴勒斯坦」的圖片時,出現了名為AnomalousNYC的人和他的小小專案。這計劃主要是用其它人的巴勒斯坦照片和海報去修改變造產生新的圖和海報。這裡是一些值得去看看的收藏。Ibrahim 近期內也會開始他自己的項目。

在〈巴勒斯坦的舊聞〉中有 9 則留言

  1. 不必看過去4個月
    就過去兩星期以色列等於又在迦薩屠殺 (~50人命)
    造成了迦薩居民更用自製的火箭反擊而炸死一名以色列婦人
    這讓以色列更有藉口再度進出迦薩攻擊

    回覆
  2. 嗯.看來全世界都是在混亂著
    我在economist看到這則新聞:
    Congo’s election
    On a knife edge
    網址縮短如下:http://myurl.com.tw/scab

    回覆
  3. 作者有必要多读一下历史,了解一下历史是如何划定的,以色列是联合国同意合法成立的国家,却不被巴勒斯坦承认,谁的错?

    回覆
  4. To xcode:記得二戰當時是把一塊土地分別承諾給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以巴勒斯坦人的角度來看,根本就是被英美婊了一道;你可以說這是外交上的手段,聯合國提供的合法性與國際強權所造成的事實,但是請別牽扯上歷史的正義!!

    回覆
  5. 歷史的正義有現實生活重要嗎?
    如果沒有二次起義
    會變成這樣嗎?

    為什麼巴勒斯坦人不肯面對現實?
    面對現實才能解決問題
    巴勒斯坦人到底要面子 還是要裡子
    阿拉法特的和談 不就得到了歐美各國的支援
    才有後面協議
    一直跟強權武力對抗 永遠只有被污名化的下場
    阿拉法特知道這點 看到了甘地 金恩他們面對強權的方式
    可是哈馬司不願意這麼做
    他們要看起來很光榮的伊斯蘭榮耀
    一定要把以色列人殺光光為止
    結果害死誰?
    不就是自己人
    面對現實吧 巴勒斯坦!!

    埃及人是中東裡面最早面對現實的
    埃及承認以色列 換來什麼?
    大面積的土地歸還與跟以色列和平相處

    夏雨行動如果沒有綁架案會發生嗎
    二次起義到現在巴勒斯坦人獲得什麼樣好的戰果?
    綁架士兵後巴勒斯坦又得到什麼?
    更何況巴勒斯坦又在內鬥
    外人打壓還不夠 自己人還要鬥自己人
    就算沒以色列
    兩派也是像伊拉克或者黎巴嫩一樣 外敵打完了打自己人
    互相殺來殺去而已
    中東人總是外侮還沒打完 內部就先打了
    就像黎南戰爭 表面上遜尼派反對攻擊
    實際上他們希望借以色列人手海扁什葉派
    他們也不希望真主黨能夠操作黎巴嫩政局 讓什葉派新月灣在中東浮現

    與其期待以色列鴿派消極的對抗軍隊
    不如正當承認以色列的存在
    以色列存在是事實
    不管你什麼國際正義公理來衡量這個不合理的現實
    就像中共打壓是個現實
    但是台灣人面對現實 並且想辦在不影響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法解決這個問題
    巴勒斯坦沒有
    一昧的打打殺殺 互相殺來殺去
    絕對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只要自殺炸彈客存在或否定以色列的一天 國際的力量就不會理會
    要國際力量支援就要照國際的模式走
    否則 國際看你們整天炸來炸去 看久了也麻木了

    回覆
  6. 没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就会写出象这篇”巴勒斯坦的舊聞”的报导的文章! 真丢死人!
    不知道这报导的作者是否知道”巴勒斯坦”是谁管辖的吗? “巴勒斯坦”的成立又是要解放什么? “巴勒斯坦”对已经签署的和平协议反悔了多少次?… 什么都不懂就爱心泛滥? 拜托!
    “巴勒斯坦”喜欢把平民小孩当箭耙, 来博取世界不知道历史, 只有盲目爱心的人同情, 就让他去吧!
    hello friend, 写写有意义的报导吧!

    回覆
  7. 奇怪, 作者怎么没什么兴趣报导最近哈玛斯派系的斗争杀死了多少巴乐斯坦人?
    大概哈马斯派系的弹头都很准的, 绝不伤到无辜的! 原来打仗可以这么Gentlement 的? Something new !

    回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