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爽就寫報導

上週末,在台北市捷運局門口發生了樂生抗議事件引發丟雞蛋等「衝突」的新聞。中天新聞的報導引發了一些爭議,包括一些選擇性的報導及觀點。然後事件演變成媒體記者間的對立。

如果您想了解這個事件的話,建議您先看這則由中天記者許少蘋蕭志光所報導的樂生抗議新聞,然後再看看新聞中所謂「女子自稱『記者』闖捷運局,拍玻璃叫囂」的當事人(立報記者胡慕情)的說法以及苦勞網的說法,最後再看看報導記者許少蘋在自己部落格,是怎麼描述這一個事件的。

我留意到,在引述記者的發言中,有幾句是比較經典的:「師長知不知道你們要砸雞蛋?」、「丟雞蛋不對,而且我被丟到了」、「等你們回去看到新聞播出來,看誰比較難看。」。聽起來的確是要脅以手上握有的媒體工具作為武器,作為武器是沒什麼不好,只是不知道是為了服務公眾還是為了服務記者自己……

在許少蘋的blog 文章《樂生流氓》中,她說了一些我覺得很「經典」的說法:

看不爽就丟雞蛋
這跟看不爽吳善九就開槍殺他的流氓有什麼差別

這個人只是故意在阻礙我問到敏感問題
好阿 !!! 就吵起來了
害我也被警察拍照蒐證
差一點成為列管對象

媒體嗆媒體,那你一定不是真正的媒體 !

真的不曉得是哪裡來的阿殺不滷記者
只有這種角色才會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記者
一定要胸前掛個記者證
逢人便嗆自己是記者
拿記者頭銜嗆名號真的很下流

氣死了
一群神經病
你們的心聲和訴求
我們一開始連線時也一字不差的傳達出去了

身為一個閱聽人,我應該感到幸福,至少她不是直接把該部落格文章內容作為報導,報導內容美化許多,也儘量修飾了許多比較衝動的話語。但是在該部落格文章中,仍然可以看得出來她對於採訪對象/事件的價值觀(也許有人會說是刻板印象),以及她對於當日事件的描述與解讀。這讓我在重新欣賞她那則樂生抗議的報導時,多了一些脈絡可尋。

我開始後悔上週日我跟研究訪談的劉同學說出,我儘量對事不對人的那段話了。想了一想,我沒有看不爽就丟雞蛋,也沒有看不爽吳善九就開槍殺他,我只是看不爽就寫報導,這樣應該有差別了吧。

希望不要變成跟許少蘋沒差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