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成大學生承認作弊?

你/妳的「作弊」定義,跟我想像的一樣嗎?

5月3號看到這一篇由聯合報系陳嘉恩記者所作的報導《教育真失敗 7成大學生承認作弊》,還真是…..哎呀,專有名詞我不會講,用「標題與內容物不符」好了。

首先,內文是說 “有七成大學生承認在近一年內有作弊、抄襲、造假等「學業不誠實」行為”,後面也有提到”國外研究所說的作弊(cheat)比較廣義,只要是以不誠實、欺騙方式獲取分數就算是「學業不誠實」”。
簡單地說,這七成指的是「學業不誠實」行為,而學業不誠實,國外以cheat稱之,然後再翻譯回中文成「作弊」,最後放在標題裡變成「7成大學生承認作弊」。

但是讀者心目中的作弊,主要指的是考試作弊。於是可憐的讀者,接收到的不是「7成大學生承認學業不誠實」,而是「7成大學生承認考試作弊」。

如果標題改成「7成大學生承認學業不誠實」,那個酸辣度就弱多了。而且一般閱聽人直覺也反應不過來,因為「學業不誠實」是一個比較不白話的詞。

那麼,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理解中的)作弊占了學業不誠實的大多數,所以記者下標的時候簡化呢? 報導內容沒有提到。而就常理來看,在報導裡頭所提到的學業不誠實行為,包括「作弊、抄襲、造假等」,如果抄作業算是抄襲,不管是抄別人的還是抄網路上查到的,就常理、發生次數、風險、及個人經驗來看,應該都比作弊的比例來得高很多。那麼,就算要簡化,也應該要簡化成「7成大學生承認抄襲」,只是這樣「氣勢」一樣弱。拿這七成裡的不知幾成(也許只有二成)的「作弊」來代表七成,標題看起來好吃多了 。

然後標題的前半句「教育真失敗」,更是把記者/編輯把報導的內容自行作過度的推論。報導的內容取自一項尚未公開的研究,內文也大多數繞在調查統計的結果數字和值得注意的現象。但是記者(或編輯)在標題下了「教育真失敗」這種推論和判斷,內文卻沒提到「學業不誠實」與「教育真失敗」的關聯性。不過就讀者而言,這件事不難。想一想,如果看到這個標題,第一個想法是什麼? 比方當我自己看到時,我的心裡頭是這樣子想的:

「七成」大學生「承認作弊」耶,再加上「不敢承認」的,哇,那「真正作弊」的比例更高,加個一兩成好了,那就是「九成」了。九成大學生作弊,五十個人考試有四十五個人作弊,難怪說教育真失敗。

下次當我跟朋友聊天時,講到教育,我可能就會說:「教育真失敗,你知道嗎? 有七成大學生承認作弊耶」

這則報導的標題這樣處理,算過份嗎? 別急,還有更過份的。

另一篇由 ETtoday(東森新聞)記者吳昱曄、劉秉家報導的《教育失敗?!7成大學生曾作弊 工學院較嚴重,在「教育失敗」的後面加上了問號,這樣子既能達到暗示效果又不用負責任,看起來有技巧多了。標題一樣是用「7成大學生曾作弊」,跟前面那則一樣。那麼,為什麼我說更糟呢?

他的內文,完全沒提到「學業不誠實」,全部用「作弊」取代了:

大學生作弊比例有多高,根據一份最新的研究調查結果指出,有7成的大學生坦承自己曾經做弊,其中有5成學生表示自己經常作弊,而且做弊花招翻新,作弊道具更是推陳出新。

而且最後一段就跟以前寫作文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一樣,加了個政治正確的結尾:

作弊風盛行,連大學龍頭台大都得發起四不運動,要學生們考試不作弊,看來大學生們真的得好好反省思考。

由於這篇文章的內文通篇都用「作弊」,身為讀者的我,如果只看這一篇,根本不會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也更不會想要寫下這一篇blog。而且,如果我懷疑這篇所謂「七成」的正確性,我會把疑問丟到進行研究者(也就是台大謝尚旻先生)的頭上,懷疑是他作的調查有問題。可是因為我先看到上一篇,我反而會懷疑是記者在採訪後,片面引用了受訪者的話語和資料,把cheat翻譯成作弊,讓讀者認為是考試作弊,最後加上自己的片面推論(標題裡的「教育失敗」),變成一篇報導。也許謝尚旻說的是「七成學業不誠實」,但是卻被報導成「七成作弊」。

怎麼查證? 如果研究結果有公開的話,去找出論文來看就可以。不過報導上說現在論文尚未公開,所以我試著直接求證於台大謝尚旻先生,詢問他當初跟記者的說法是什麼。

在去信詢問謝先生之後,很快地便接到了他的回信,他透露其實這篇研究已經發表在高等教育期刊創刊號 (今年二月),也鼓勵我直接去找來看。不過我這邊的圖書館似乎沒有,得再花點時間找找才行。他也透露國外的cheat指的是學業不誠實,和國內指的考試作弊是不同的。

也就是說,聯合報陳嘉恩的報導內文是正確的,但標題誤導了讀者,兇手可能是下標的編輯。而東森的吳昱曄、劉秉家那則報導則從標題到內文都是誤導。

一邊看新聞,一邊懷疑,然後還得想辦法去求證。這樣看新聞,真是辛苦。

ps. PTT 上有人用幫標題下新解「7成大學生」指的是「7個成大學生」…. 所以…. 不多啦 X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