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Jerry 說,空間的移動是面向新的內外對話的開始,我現在也正開始感受這種轉換的歷程。是的,我要搬家了。

不過跟Jerry不同的是,他未來會從美國標準社會學教科書裡的現代小家庭生活,過渡到另外一個被歷史、人情、回憶一層層圍繞的生活;而我才剛要開始體驗那種美國標準社會學教科書裡的現代小家庭生活,才剛要開始試著決定自己和對門鄰居的距離、思考在電梯碰到住戶時可能的對話;才剛要開始探訪新家附近的吃的、喝的、停車的、採買的、可以散步的;才剛要開始挑戰傳說中宿命無法避免的沙發馬鈴薯生活,讓一台電視和一個遙控器決定晚上該怎麼度過。

回到大門後面,是我更加重視的地方。新的室友,新的個性,新的相處模式,新的潔癖(?!),新的噪音忍受程度,新的生活習慣,新的佈置風格…….這樣看未來,好像存在著一股不安?

不,也有值得興奮的地方……

新家有一個廚房,有一個瓦斯爐、一個微波爐、一個冰箱、一個炒菜鍋、幾個湯鍋。我只要再找一把菜刀,一個砧板,好像又可以開始那些恐怖的實驗了……

不過在那天來到之前,我還要再經歷一次尋求最密堆積與重分類的苦痛經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