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飛的男人

學飛的男人

本週的離營宣教,輔導長再度重申:「不希望把部隊的事情PO在網路上,不管是BBS、討論區還是部落格,免得某些新聞媒體藉此小題大作……」呃….所以,我們繼續看書吧。

我已經忘記為什麼把學飛的男人放進我的書單了,話說回來,我的書單裡也有太多的書是不知道為什麼被我放進去的。一直到我翻開第一頁之後,我才知道:「喔~ 這是在講學習空中飛人的書……」

我佩服的,是作者山姆.金恩能從學習空中飛人的過程中,引出那麼多領悟和細節。尤其是許多細緻小地方的描寫,讓我在戴著我的鋼盔和步槍往前跑(感謝 irvin推薦這麼一首好歌給我)的時候,還會閉上眼睛,腦子裡描繪著空中飛人在空中飛出、轉圈、抓住接捕人的那些場面。我甚至在五百障礙要攀上高牆時,試著想像自己的身體是輕盈的,腳一蹬,手和身體自然伸展到極限,勾住高牆的上緣,然後用鐘擺法讓身體和腿跟著上去……..然而,我忘了夢想和現實還是有距離的,我的身體還沒辦法負荷做出這樣子自然的動作,所以我再一次跌下。

雖然身體是沈重的,但是至少我的心可以像是羽毛一樣,儘可能保持輕盈……

每天我會選擇一些在我能力範圍所及之內,但仍會讓我害怕的技巧來練習。

所以我繼續找時間拉單槓,找時間作伏地挺身……

選擇謹慎安全是合理的,但要永遠合理則是不合理的。法國哲學家巴斯卡說過:「頭腦無法洞悉心的所有動機。」如果不是全心全意付出自己,不可能享受到信心的自在與愛情的喜悅。

但是我還是會害怕,拉單槓到一半的時候,到底要繼續撐下去,還要是放手? 肌肉或是關節會不會因此造成受傷? 

任何藝術的學習都不僅是行動而已,還需要加入一種社群,學習一種語言、傳統與品質的標準。

我對單純行動的美感最感興趣,看到不凡的人物表現出最平常的舉止。

除非你發展出在墜落時轉身的藝術,過去的慣性將帶領你前往既定的方向。

我很快就用得到這句話了。

電視就是我們祈禱的結果,「請每天都帶給我們血腥、警匪追逐、連續殺人狂、名人謀殺犯、強暴犯、種族屠殺。請賜給我們英雄 — 戰士、鬥士、犧牲的殺手 — 他們將帶領我們遠離邪惡的方式,保存我們的正義生活方式。」

僅有的少許每天看新聞時間,我看到的新聞仍然在這圈圈裡打轉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