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翦影

回來看到 FoolFitz在討論群組呼籲大家一起來翻譯關於緬甸的番紅花革命GVO報導,我才發現不知不覺,又一週沒有看新聞了(連本來晚餐後半個小時的新聞時段都不知不覺地消失了),所以當前兩天我在想,「本週要寫什麼好呢?」的時候,發現手邊除了莒光園地的「新聞翦影」之外,好像沒有接觸到什麼「新聞」…… 而日子還是一樣的過,還是一樣的上山、單戰教練、下山、吃飯、上山、單戰教練、下山、吃飯、裝備保養、洗澡、睡覺。

還好,下週技測完之後,「長官」們拿到可以拿著比來比去的嘴砲成績後,應該就會放牛吃草了吧。

「軍中,一切都是假的。」坐車回來的途中,我又聽到了一次這句話。

不過,回來之後,Google reader 上 (為什麼我還是找不到地方切換成英文版?!) 幾個事件還是引起我短暫的注意,就當本週的新聞翦影吧。

閱讀更多新聞翦影

講到精實

在入伍受訓的這段過程中,我發現,「精不精實」、「爽不爽」,不僅常常出現在連隊跟連隊之類偶遇時的簡短對話,也大量出現在長官的訓詞中,亦或是BBS上軍旅板面中裡頭的文章。舉例來說,打靶時碰到隔壁連,第一句話是「你是O營X連的喔?」,第二句話往往是「聽說你們那邊過得特別爽?」;或是掃地的時候碰到別的訓練中心出來的新兵,比較訓練精不精實、休息時間多不多、洗澡方式人不人道等。

比較到最後,往往是要想辦法突顯自己的「精實」,彷彿如果過得比對方爽,就是一種偷懶的罪惡,而最精實的,則是贏得眾人的「哀憐」眼光,並以此為傲。

閱讀更多講到精實

中秋返鄉

好久沒有寫日記了。

好久沒有中秋返鄉了,上一次有印象的時候,好像是剛上大學第一年的時候,好不容易買到了自強號的坐位,但是到了車站,月台上,車廂裡滿滿地都是人,車子一停,一大群人爭著擠下車,另一大群人爭著擠上車。開車鈴聲響了許久,哨子拚命地吹,但是一堆人還是卡在車門口不肯放棄。擠功不如人的我,最後只得含淚看著我的那班自強號在我面前開動……

後來,我就很少選在中秋節這種人人都要回家的時候返鄉。

高鐵候車一景

今年,因為入伍的關係,那種回家的感覺又湧上來了,雖然部隊有返鄉專車,可以跟同袍們同坐一台車,一起塞在高速公路上,不過因為我還有一些行李要回家(包括我的小黑),所以改搭高鐵回家。

閱讀更多中秋返鄉

我摘我猜宅

標題好像有些繞口…..

最近「宅/御宅族/宅男」又流行起來了,在天下雜誌拿「宅世代」來作文章之後,吳宗憲的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又因為邀請了所謂的「宅男」上節目,然後在節目中以事先串好的假劇本和預先套好的台詞加以嘲諷,而引起御宅族的反彈。首先是上節目的五位「宅男」之一在他的部落客上發表了他參加錄影的過程,和經剪接後畫面與當日情境的差異,接著我看到了一些討論,像是wenli的《今天,你有資格活在這世界上嗎?》或是朱學恆的《如果我,沒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有資格出生嗎?》。當然,還有其他很多,不過我不打算圍繞著「什麼才是真宅男」打轉。我要做的,只是簡單地替某些文章做一些書摘…..

閱讀更多我摘我猜宅

讀天下宅世代專題

天下專題 迎接宅世代

趁著多放一天軍人節,我在逛大賣場的時候帶了一本天下雜誌回家,想看看它這期「御宅族!宅時代來了,迎戰全新消費競爭力」是怎麼一回事。看完之後,我覺得我又被天下雜誌用「宅」這個字,從形容詞、名詞、到動詞,給好好地行銷了一番。

從p.116的「御宅族演化小辭典」可以看得出來,天下雜誌對宅的理解,從一開始的「一群對次文化,如動漫、電腦遊戲等虛擬事物過於熱衷,而隱蔽在家的青年」、「延伸至對各領域專精的達人」,到「有適應映象(影像)時代的能力、跨領棫的資料蒐集能力、貪心的鑑賞者、永不滿足的向上心和自我表現欲的人」,再加上最後的那句「日本御宅、台灣的宅男宅女定義都在持續演化中。」,看得出來天下雜誌嘗試將「宅」的定義,採取較寬裕的解釋,而且跳脫原來日本「御宅族」的定位,以台灣通俗所稱的「宅男宅女」來作為本期專題「宅世代」裡的主角,並據以衍生出想要探討的幾個面向。

那麼,天下雜誌所謂的「宅世代的主角」,又跟原來的定義相隔多遠呢? 即便一開始文章中有提到:

閱讀更多讀天下宅世代專題

讀張惠菁.惡寒

班長私底下大部份都算是好人….只要你知道什麼是私底下的話。

惡寒」裡的兩篇中篇小說:「蒙田筆記」和「惡寒」,敘事角色的切換都非常快,尤其是惡寒,張惠菁 以第一人稱加第三人稱,再加上快速地敘事角色切換,讀起來除了吃力之外,還有種偵探小說的意味。

讀完之還有一點點意猶未盡的感覺,我應該會繼續找她的書來看吧。

閱讀更多讀張惠菁.惡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