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記憶

這次返家,另一件要處理的事情便是整理房間,把一堆打包起來的書籍文件等再度「攤開」到新房間裡對應的角落。整理的時候,意外地發現一些早已被我遺忘的外部記憶………

集郵冊:
郵票
原來,我小時候還幹過集郵這項興趣啊,我怎麼完全沒有印象了呢? 下次填寫興趣欄時,又可以加減寫一項填補一下空白了。

仔細看了一下,裡頭面額有那種肆角、捌角、叁角、壹角五分的奇怪面額,圖案則有中正紀念堂、金門莒光樓(天啊? 那是什麼?) 、青少棒和少棒世界冠軍紀念、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王雲五、先總統蔣公百年誕辰紀念、二十四孝(!!)、十大建設、甚至還有「中華航空環球航線首航紀念」。

三本集郵冊我該如何處理好呢? 想了想,又把它們丟回儲藏室去了….也許十年後會想到該怎麼處理吧。

小時候最愛的相冊:
相簿

看到這一本的時候,第一個反應是嚇了一跳,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這本相冊的存在?

這本我記得是我小時候最珍愛的相冊,事隔多年,可能因為一直躲在角落的盒子裡,封面一點也沒有污損。輕輕地翻開相冊,裡頭都是我小時候精挑細選,自認為最具代表作的照片。只是跟許多明星上節目看到年輕時候照片的反應一樣,看了兩三頁便受不了,只好匆匆「掩冊嘆息」……這,真的是年輕時候的自己嗎? 為什麼長那個樣子還能那麼開心地面對鏡頭? XD

雄中青年和學術小論文撰述手冊:
雄中青年

雄中青年我有印象,封面洪根深老師的題字也有印象。洪老師是一個個性有些奇特的人,不過卻一點也不會讓人討厭,我還記得我們的班服那四個大字,就是找他操刀題字的。只是那件班服,去年開始就找不到了……雖然封面我有印象,但是裡頭的內容我就一點也沒有印象了,我記得當年每頁我幾乎都讀過啊,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另外一個完全沒有印象的,是那本「學術小論文撰述手冊」,我不記得我有領過、看過或是聽過這本書,這又是一件神秘難解的事……

成功嶺大專集訓結訓照片:
成功嶺

啊啊啊….我只知道我有去過成功嶺,可是記得起來的,只有開訓時拍的個人照、洗澡時的大水池、和結訓前測驗在鐵絲網下伏進的影像片斷而已。其他的,包括班長、連長、同袍長什麼樣子,受過了什麼訓練,穿過了什麼衣服,大寢長什麼樣子,通通都忘了。

這張照片裡的每一張臉孔都是那麼地陌生,我試著在裡頭嘗試找出當年的自己,可是失敗了。也許,那是一段被自我壓抑且封存的禁忌記憶。

要把照片放回紙筒的時候,從紙筒裡掉出了一副綁腿,我不記得當初為什麼會它放進紙筒中,是對當時的我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我不知道。不過,我決定把這雙綁腿帶走,從下週起上山單戰的時候,讓它出現在我的雙腿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