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張惠菁.惡寒

班長私底下大部份都算是好人….只要你知道什麼是私底下的話。

惡寒」裡的兩篇中篇小說:「蒙田筆記」和「惡寒」,敘事角色的切換都非常快,尤其是惡寒,張惠菁 以第一人稱加第三人稱,再加上快速地敘事角色切換,讀起來除了吃力之外,還有種偵探小說的意味。

讀完之還有一點點意猶未盡的感覺,我應該會繼續找她的書來看吧。

下面是一些我覺得蠻有意思的書摘,幾乎都是「蒙田筆記」這個篇章裡頭的……

尺寸最大的那張相片拍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美少女。長頭髮,大眼睛,臉蛋清秀的那一型。她以淺淺的仰角向上凝望,臉頰斜托在一隻手裡,大眼睛帶著憧憬般的神情向前方。女孩的臉上上了淡妝,塗抹了唇膏的嘴唇微笑著。但那笑容在愉快之外還有些別的質素。是一種相似性。

問題不在女孩的長相。而是女孩的表情與姿勢,我們都在別的地方看到過。在便利商站販賣的少女服裝雜誌上,在電視廣告裡,在平面看板上,有無數和這女孩差不多年紀的其他女孩的照片裡,主角都掛著和這女孩相似到近乎一模一樣的笑容。

打開無名相簿或是diggirl,你就會知道看到作者所說的那種相似性,是什麼樣的一回事。

認識你自己。

這句話在我們當代的哲學裡也開始復活了。但是胡媛媛啊,她自有一套認識自己的方法。她的方法在報紙上,在雜誌裡,在「你是哪一類型的情人」、「了解妳的身體語言」、「紙上心理測驗」、「十種窺探潛意識的方法」或「色彩心理學」這一類題材的資訊裡。

但是胡媛媛沒有意識到的是自己已經在這樣的過程中類型化了。她沒有注意到她百般珍視的自我,正被命相或坊間心理測驗所規範的類型一點一點地滲漏。她的自我已經化約成心理測驗解答中的「類型C」,或是「魔羯座」,或是「巨門坐命」了。

所以我不玩心理遊戲,也儘量不要以星座去評斷一個人,更不會跑去算命……

為什麼撞衫是一種尷尬? 為什麼胡媛媛認為會認為跟別人穿同一件衣服是一件很糗的事? 當胡媛媛在成衣店買衣服的時候,難道不明白這衣服是大量製造,並且做成了各種不同的尺碼,賣給很多不同的人嗎?

請注意,從這點我要再替胡媛媛做一次心理分析。

因為,胡媛媛內心裡認為自己是超級特別,而她正穿著的這件衣服則是這個特別的自我的一種特別的延伸。胡媛媛不願意看見有人穿著這個延伸的自我,不願意識到自己其實和別人一樣,買同樣品牌的衣服,吃制式的速食,看同步放送的電視節目,呼吸同樣的空氣,想同樣的事,喜愛和厭惡同樣的東西。

不能再同意他更多。

因為吃的喝的也同樣是自我的一部份喔,所以必須浮現在其中的自我形象。

從即溶咖啡裡浮現的是只求快速,不求精緻,不懂喝咖啡的人的形象。

從濾泡咖啡裡浮現的是優雅,格調,與文化氣息。雖然我不太確定這些標籤是怎麼跟咖啡連上的。

我覺得是像上癮五百年裡頭所提到的概念很類似,這些標籤在過去是由「上流社會」的流行所帶動的,在現代則是靠廣告來洗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