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精實

在入伍受訓的這段過程中,我發現,「精不精實」、「爽不爽」,不僅常常出現在連隊跟連隊之類偶遇時的簡短對話,也大量出現在長官的訓詞中,亦或是BBS上軍旅板面中裡頭的文章。舉例來說,打靶時碰到隔壁連,第一句話是「你是O營X連的喔?」,第二句話往往是「聽說你們那邊過得特別爽?」;或是掃地的時候碰到別的訓練中心出來的新兵,比較訓練精不精實、休息時間多不多、洗澡方式人不人道等。

比較到最後,往往是要想辦法突顯自己的「精實」,彷彿如果過得比對方爽,就是一種偷懶的罪惡,而最精實的,則是贏得眾人的「哀憐」眼光,並以此為傲。

另一種關於精實的對話,是在訓話時出現的,不管是長官對新兵,還是學長對學弟:

「當兵沒有爽的,而且跟X營X連的新兵比(X營X連可代換成某新兵訓練中心、某梯、某軍種、幹訓班、甚至是「當年」的陸軍官校入伍生),你們現在過得已經很好了。舉個例子來說……..」

「好漢要提當年勇」的味道濃濃地飄浮在室內的回聲,那些「難忘的回憶」在話語中處處出沒,一方面拿來教訓「你們這群過得超爽的草莓兵」、一方面拿來加深「我當年在軍校的時候」的印記,不這麼做,彷彿隨著時間過去,就會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消逝了一樣……

所以,有一種說法冒了出來:

這些精實的生活、艱苦的訓練,以後將會成為一個難忘的回憶,所以不要嫌操課累,這樣二十年後,你們才會記得今日的受訓生活。這些,可以記得很久。回憶, 就看你選擇怎麼創造。

如果一個訓練的苦和艱難,是為了讓以後有個難忘的回憶可以說嘴,可以比較誰當年比較精實,誰比較「男子漢」,那麼,我寧願當個爽兵,沒有什麼痛苦的難忘回憶,沒有什麼汗水和淚水齊下,當一個即使不到幾年就忘了這段生活,沒有什麼「深刻的回憶」可以提出來說嘴的爽兵。

所以,我是個爽兵。

一個莫名奇妙被精實班長稱呼為精實新兵的爽兵。

ps. 精實對照組:《廢業青年日記: 人怎樣變得不認識自己》(請看倌不要提什麼「我們當年只能坐三分之一板凳」去比較,我這個爽兵坐的是滿板凳!)

二分之一板凳、以碗就口、三個精神一個觀念、注意、注意、部隊前進、踏步、大腿與地面平行、用棍、平行動作預備、收式、回復上一動、各位的學長都做得到、部隊沒有你我他、同梯同生命、注意、注意、新兵隊注意到這邊、加快你們進餐的動作、進餐時間還有三十秒、今天支援洗餐盤的弟兄起立、一路進餐廳、所有人伏地挺身預備、口令一下二上、早晚三千公尺、十九分鐘、十八分鐘、十七分鐘、十六分二二、注意、十點鐘床上躺平、下餐廳、零點五秒內完成起立動作、狂奔、大聲問好、學長好、學長好、學長好、報告學長、報告分隊長、報告長官、學長不加報告、謝謝學長、謝謝分隊長、謝謝長官、注意、注意、所有人伏地挺身預備、做十下三個循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九、九、八、七、六、五、四、五、六、七、八、九,最後一下帶殺聲、十、殺、這麼小聲你們做不完啊、十、殺、這麼大聲還很有精神,我們再做一下、十、起立、謝謝分隊長、一、二….。

ps2. 把特別板 banner換上,等我受訓結束之後再拿下來好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