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張惠菁.末日早晨

在軍中讀張惠菁的末日早晨,其實是有點辛苦的。一方面,是她的短篇小說實在是有些破碎,要從字裡行間抓出文字背後的東西,再冠上書裡每篇前頭的人體器官,很辛苦,有時是很乾淨俐落地劃下一個句號,或是留下一些刪節號讓人繼續發想,有時卻很莫名奇妙地發現:「啊? 結束了? 我剛才到底看了什麼?」。另一方面,在零碎的空閒時間時,要用已經退化的頭腦,試著專心地把自己沈進她所營造的情境裡頭,對那一週快被操爆的我,總有種「我為什麼要帶這種書來看啊啊啊啊啊」的呼喊衝動。

閱讀更多讀張惠菁.末日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