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投票的前一夜

週六是立法委員投票日,我週五早早地收拾手邊的工作,交代好要交接的事項,然後回到住處拿行李,跳上高鐵。

才一個小時又十四分鐘的車程,國道客運都還沒從新竹開到台北,我已經踏上了左營站的月台。

高鐵左營站內的冷氣開得蠻強的,不過很快我就知道為什麼在冬天還要開這麼強的空調了。走出車站,一陣熱風襲來,第一件事就是想把身上的外套和襯衫都脫下來,換成短袖。

出了車站,接上快速道路,再接上高速公路,再接上快速道路。20分鐘後,我回到家。

投票的前一夜,整條街上,出奇地寧靜,沒有吵鬧的最後衝剌搶救搶救跪求一票候選人宣傳車,大家彷彿都早早歇息似地,等待著明日的一仗。當然,我知道這只是個假象,在市區裡的某個場子,也許是體育場,也許是候選人的競選總部前,台上的候選人和趕場站台的政治明星,以及台下熱情揮舞旗幟按著喇叭喊著凍蒜的支持群眾們,正融合在一個忘我的場子裡,變成盤據在那個場地的阿米巴原蟲。

只是,如果不經過旁邊的路口,或是坐在家裡不打開電視轉到SNG 新聞頻道,你就無從得知那群忘我的人,在選前最後一夜燃燒著他們的能量,期待在已經死忠的支持者中再多搾出一票。如果你跟我一樣從高鐵站一出來,順著高速公路直接到達家裡附近的小村里,你根本不會意識到這對某些候選人而言是生死的關頭。黑夜中,你連選舉旗幟都望不見。

感知不到,就沒有跟著吶喊的衝動,就沒有從心底浮起盲目的反感。在身子的週邊畫一個圈,感知不到,就過得自在,不役於事。

到家後,我放下行李,洗個溫水澡 (這裡的熱水器設定只有 44 度!),換上櫃子裡的短袖 T-shirt 和短褲,我仍然有想把冷氣打開的衝動。拿起桌上的投票通知單、候選人名冊,我開始履行一個公民的責任:閱讀我這個選區的立委政見,以及超長的公投訴求、說明、和政府回應、結論。有人會說:那上面的政見不過是寫寫罷了,又不見得會實現,只是,當我看著某些候選人只有隨便把口號給放上去時,我在想,如果他們連選舉報上的政見欄都不認真了,那麼……..

公投的報更有趣了。新聞裡被超級簡化的兩個題目:「討黨產」和「反貪腐」,其實都只是被簡化再簡化,簡化到只剩下口號和意識型態的公投。我細細地閱讀著長長的內容,試著還原這兩個題目的原始提案內容。很有收穫,可惜,看完之後我還是不得不承認,提出這兩個公投提案者原始的用意,真的只有口號和意識型態。

即便如此,我還是履行了我的義務。

夜漸漸深了,我仍然不知道候選人我該投給誰。政黨票的部份我倒是沒有什麼疑問。至於公投,應該也不會花我太多的時間。

該睡了,今晚,就像夏夜一樣,夜涼如水,天上的星星很漂亮,明日,早起來去投票吧。

Happy weekend, my friends.

Update: 早上起床再把候選人的政見欄又看了一下,還是覺得不知道該怎麼下手。他們選的真的是立法委員嗎? 為什麼我覺得他們提出的政見是地區議員所應該提出的,而不是立法委員該提出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