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M型?

沒閒錢!平均1年只看2場電影 (聯合報 黃玉芳)

文化消費也有M型化現象!一份最新調查顯示,月收入六萬元以上,看電影、買畫看畫等的文化消費力最高,而月收入在1到2萬元間,為生活打拚的人最「沒錢沒閒」,各項目的文化消費情況普遍較低。

月收入較高的人,能夠在日常生活開支外享受文化、娛樂類消費;而月收入低的人,薪水拿來填肚子都不夠了,當然「各項目的文化消費情況普遍較低」。

這樣子叫常態,怎麼會叫作是「文化消費也有M型化現象」?

真要有所謂的「文化消費M型化現象」,調查出來的結果應該是「收入高的文化消費力高」且「收入低的文化消費力高」,然後「收入中等的文化消費力低」。

這樣才叫 M 型嘛。

閱讀更多這是什麼M型?

跨年的意義

昨夜是2007年的最後一天,下班回家的時候,我一邊縮著頭對抗寒流,一邊想著八年前2000年千禧跨年的盛況。跨年晚會活動的興起,好像就是從那一年開始的。從那一年開始,跨年好像就是要high,就是要瘋狂,就是要狂歡,就是要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跟著遠方大舞台上小到看不到的偶像歌手一起搖晃著腦袋,擺動著身軀,然後在午夜來臨前,一群人大聲倒數著:「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Happy New Year!!」

接著天空出現燦爛的煙火,為舊的一年送別,迎向新的一年。

之後,人們用著手中的手機傳送著簡訊,或是直接撥給朋友道聲新年快樂。但卻發現有太多的人跟你做著同樣的動作,而導致手機的網路大塞車,根本撥不出去。再之後,人們開始推擠著朝向捷運或是停車場處移動,花一到兩個小時在馬路上隨著人群飄浮著,離開這倒數計時的會場,然後有的人繼續找地方待到天亮,有的人則是回家好好睡一覺,在新的一年的中午時分起床。

一年前的漢堡

閱讀更多跨年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