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各新聞台的計票計票

以前的選舉,各家新聞台總會提供號稱「最公正、最正確」的自有計票結果,在「第一時間」內提供閱聽人目前計票的狀況。但是就像在有怪獸裡頭所提到的,各家新聞台為了呈現「自己計票計得比別人快」,以及符合不同收視閱聽人的偏好,所以數字上會有灌水的狀況。別家開到21萬票,那我就把數字灌到25萬票,這樣子我好像開的比較快,觀眾就會留在我這台。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不久後別家灌到27萬票,我又不甘勢弱再灌到30萬票。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搞到最後不小心超過中選會最後所開出的票數,還得「向下修正」才行的荒謬狀況。

不過要看得出那荒謬的一刻,光靠轉台來轉台去的觀眾是很難的,得要側錄各台全程的開票狀況,事後再從頭到尾看一次才行。

我沒有側錄的設備,也沒有能力一口氣看那麼多台。所以我在下午等著出門的時候,腦子突然靈光一閃,冒出了這個「幫各新聞台的計票計票」的活動。

本來活動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請大家幫忙,在Twitter上每隔個5分鐘或10 分鐘紀錄一下雙方的票數。結果xdite 用超快速的 RoR用RoR超快速地 寫了個監票站台,集合大家的力量來紀錄,免了在twitter上洗板spam的慘狀,並且在他的blog 上號召。於是,這個活動就這麼成形了。

開完票後,我花了點時間,整理了我紀錄的與 Xdite 站台上的紀錄,然後畫一些簡單的圖,看看有沒有特別的趨勢。好消息是,這次由於雙方一開始比數就拉開,並沒有先灌票再「翻盤」的狀況,也因為各家有了默契,會先「統一」一下他們自己的估票結果 (看後面就知道),所以也沒有「向下修正」的現象出現。不過,「領先」中選會的狀況還是蠻嚴重的。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圖說故事吧。

閱讀更多幫各新聞台的計票計票

Punch Party 3 匆匆遊

好久沒寫遊記了。

這是Punch Party – Punch Party 第三次舉辦,卻是我第一次參加 Punch party。

Punch Party 3

下午六點開始的 party,我 17:50 才走出捷運出口。

一不小心,還走錯方向,察覺不對要往另外一個方向走的時候,還被一面「新生北路」的路牌騙了。(咦? 我應該是在新生南路上啊) 還好路長在嘴巴上,感謝善心的路人甲….

半走半跑的結果,進了全滿的會場,隨便找個位子把包包放著,匆匆跟 kovis、Leonard、Portnoy還有 How 打聲招呼,打開電腦上twitter的時候還有點喘。

好了,開始吧。

閱讀更多Punch Party 3 匆匆遊

我的第一本 Hypo 12×12

Hypo 12x12
從小,我有一本相簿,用來珍藏我最愛的照片。相本的封面,是我自己選的,裡頭的相片,則是我自己挑的。隨著年紀增長,曾經覺得很重要的人、事、物,過個幾年後,好像也沒有那麼重要了。於是,本來挑了好幾張的照片,就會變成一張,真正地變成回憶的過去式。

長大後,照片的主流尺寸,從3×5變成了4×6。之後,我一直找不到適合的相簿,來收藏我認為重要的照片,相本收藏照片的功能,在我選擇洗出4×6的照片之後,跟過去屬於她自己的生命,斷開了。

我也曾試過整本可黏貼的相片,可以讓我自由放入各種尺寸的照片。但此時,數位相機進入我的生命中。底片變成了記憶卡,一張張的照片變成了一個個JPEG檔案。相本,則變成了一個個資料夾。

一個個資料夾,備份方便,整理方便,收藏方便。然而,我翻閱照片的次數,變少了。

閱讀更多我的第一本 Hypo 12×12

回應 isaac mao 的「就選舉問題向台灣部落格朋友征問」

又到了週末,一週完全沒有打開 rss reader,連追twitter 的力氣都沒有,GVO也完全放著不理,收信、看信、回信,這樣子的一週就過去了。不過努力應該是值得的,期待吧。

週六下午的休假時光,除了準備把心力投進 Global Voices 全球之聲 (啊,他們也碰到了Dreamhost Outage),吃飯前看到 Isaac Mao(毛向辉)丟出來的《就選舉問題向台灣部落格朋友征問》(啊,他也是放在 Dreamhost?) 一時興起,就回了吧,當作是本週的部落格新文章好了。

閱讀更多回應 isaac mao 的「就選舉問題向台灣部落格朋友征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