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狽的醉

這是我第一次醉成這樣。

晚餐和老朋友聚個餐,餐後回到家開了瓶紅酒繼續聊,也許是因為好一陣子沒喝了,也許是因為晚餐是生魚片,又也許是這瓶紅酒太順了,不小心多喝了些,當要送朋友回去進電梯的時候,強烈的醉意漫天鋪地而來。

電梯按鈕明明就在眼前,卻按不到想按的樓層。眼前像是隔著一層毛玻璃似的,愈想看愈看不清楚。走路完全沒有辦法走直線,最想做的是坐在地上歇息 …. 管他是樓梯間,還是停車場的水泥地。

多虧了朋友,見狀不對,從我口袋裡找到我的鑰匙,扶我走回家,讓我躺在沙發上歇息,把我的手機找出來放在旁邊。然後他再自己帶上門,回家。

印象中,這種身體完全不聽使喚的記憶,還有一次。那次是感冒高燒,半夜起來上廁所喝水吃退燒藥,發現身體不是自己的,從房間走到廁所的十來步,卻好像半世紀似的那麼漫長,視神經無法接收眼睛傳來的資訊,雙腿好像忘記要怎麼走路了,雙手要倒個水吃個藥得要用分解動作來控制才行。那麼恐怖的記憶,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會發抖。

我躺在沙發上,窗外吹進一陣涼風,酒醒了大半。勉強坐起身體,我想,法律規定酒後開車的傢伙要重罰,那苦心我愈來愈能了解了。

wine (by PipperLtream)

這是今晚的兇手。我想應該不用再打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的警語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