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假

這,是我開始工作之後,第一次請的病假。

在昏睡之後醒來,世界好安靜,什麼聲音也沒有。頭不那麼昏,冷汗也沒那麼讓人反感了。但是全然安靜的世界,卻讓我覺得自己像是落在時間的夾縫中,沒有隨著地球繼續地轉動。

現在是幾點了呢? 我想著,從凌亂的被窩中扭著脖子,想要看看桌上的鬧鐘。已經快到中午了嗎? 遠遠的桌上時針跟分針交錯在一起,看起來像是中午了,但是我卻沒有聽到預設的鬧鈴。要起床上班嗎? 翻個身,我又沈沈地睡去。

再度醒來,總算比較有精神了。起身、伸手把鬧鐘抓個來瞧個清楚,原來才十點多。剛才那場應該是夢中夢吧。夢裡,我從另一個夢裡醒來,然後打量著時間,準備下午上班後有哪些事情要處理,哪些email 要回,哪批貨的站點要盯,哪個會議的細節要arrange,哪裡實驗進度要GO….

然後,我又醒了。意識到剛才又是一場夢。

進了浴室,把身上討厭的冷汗沖掉。走到廚房準備午餐時,窗外傳來夏天的味道。是的,就是那個味道,溫溫的、熱熱的、帶點腐腐的、讓人微暈的味道。啊,這是今年第一股夏天的味道,那麼,我為什麼要浪費這麼美好的一天?

午餐,吃著微波香腸炒飯,打開電視,看著我的第一次 — 公視午間新聞。在想,公視午間新聞有人看嗎? 如果收視的目標族群是所謂的中產階級知識份子,那麼在中午時段遙控器不在手上的時候,有多少人會看,或是說,公視午間新聞被多少只眼睛需求呢? 會不會,只有像我這種放病假的,中午精神好一點的,又討厭51-55台的傢伙,才會轉到公視新聞呢?

又,午間新聞應該播些什麼呢? 早上所發生的社會大事嗎? 前一晚新聞事件的後續發展嗎? 台股盤中的走勢發展嗎? 這些好像都不是我需要的。這些,並沒有什麼非得要在午間播出的理由。再怎麼搶時效,也搶不過24小時的 SNG,如果再加上公視的收視族群考量,那麼,午間新聞到底鎖定的是什麼樣的觀眾,想要帶給他們什麼在晚間新聞沒有的東西?

30分鐘的新聞看下來,最有收穫的,反而是過了好幾手的國際新聞:奧運聖火、倫敦、西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