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研討 – 哲斌的結婚真快樂系列

看到 Boo in Sydney 的迴響,提供了幾則哲斌學長 (人家先畢業了當然要叫一聲學長) 的論文心得發表。我想身為一個寫論文的學生,多參考閱讀一下別人的論文是很重要的。說來慚愧,我的第一本論文寫好後,就有一陣子沒有再去追蹤該領域的相關資訊了。

先從《籌備婚禮之白痴指南》開始好了。黃哲斌說的太好了:

是的,家族恩怨、風土習俗、龐大的密謀、善意的欺瞞、刺耳的爭吵、悅人的音樂及景色、還有地下經濟體系、現鈔運作的會計制度,若要理解婚禮背後的糾葛夾纏,請一口氣看完《教父》第一集到第三集。

婚禮是如此複雜且累人,還好這個世界有網路,一大堆學長(還有少部份的學姐)已經警告了我,讓我有了心理準備。但是有心理準備不代表真的準備好了。餐廳的選擇我可以快樂地把權力/決定權釋出 (反正新人沒什麼機會吃到,地雷就讓賓客去踩吧);菜名的咬文嚼字我完全不予理會,我只看後面括號裡的食材;水酒鮮花陷阱我打算靠餐廳的信譽來擔保,天真地相信他們會替我處理好所有的事情 — 不然下次就不找他們了 (雖然我目前還沒有結兩次婚的打算)。

賓客名單和工作班底則是一件頭痛且恐怖的事。這個部份我還不太敢去想細節,反正現在也很少有人能確定數個月後的行程….

禮服的話,我不用多說了,直接引用哲斌兄的話吧:

所以,如果你的口袋不夠深,就必須泡在婚紗店裡,看著老婆像在五十元商店裡撈寶,拼湊出當晚要穿的三套禮服。(進場一套、敬酒一套、送客一套,這我也有意見,到底是誰規定的呀?)

在閱讀《台灣婚禮的「拉斯維加斯化」》這一篇時,我除了一邊看一邊笑,一邊也慶幸自己在安排那所謂的「飯店婚禮」時,已經有預感大概自己能從什麼樣子的形式中跳出…….然後落入什麼樣子的形式。

只見銀幕上,新郎新娘從周歲起一路拉拔:小學的生日蛋糕、中學剛長青春痘的超爆造型(髮式絕對是全場笑點)、集體相親時小口撕麵包吃的模樣、國外旅遊的無敵精選集(證明男方不但愛女方,而且付得起)…。

目前看來,那第一步的「電影欣賞」是難免的(聽說指導教授是很堅持的)。我所能做的,就是把災害範圍儘可能地縮小,把我手邊所有小時候的照片通通銷毀….XD

主持人以介於吳宗憲與歐普拉的風格,將雙方當事人、主婚人、介紹人一一點名上台,場景有點像小學結業典禮領獎狀,重點為穿插幾句新郎新娘的小故事、冷笑話,例如:「新郎小時候綽號叫屎丸」、「新娘最愛一面看電視、一面撕腳皮」。

至於第二步的「餐廳脫口秀」,我打算把麥克風的電池拔掉,故意安排一個婚宴當天會被隕石打到而不克前來的主持人,並且把一些「熱情」的鄉親長輩的桌下地板塗上強力膠,讓我的指導教授有機會在台下多吃幾道她愛吃的菜,而不是站在台上尷尬地傻笑。第三步的「恐怖主秀」還比較簡單一點,只要威脅餐廳經理就可以了。

我現在在遲疑的,是婚禮中常見的倒香檳、切蛋糕、丟捧花等儀式。前兩者可能是風俗民情的關係,我想不出這兩個活動對自己而言有什麼特別的意義。用兩瓶香檳試著去倒滿一整個用杯子堆出來的塔,是那麼不切實際的事,倒完後的香檳塔也只是被推回廚房處理掉,唯一有喝到的是那一對新人手中的兩杯…中的一口;切蛋糕更是一件詭異的事,數層的蛋糕其實只有最上面一層是真的,切完之後的下場當然也是推回廚房…..

丟捧花相較之下有意義多了,不過有意義和有趣是兩回事。我想到的悲慘場景有:新娘已經安排好內定人選,陪同上台的是已經串通好的鄉民(當捧花飛過來的時候會不小心「沒接好」反彈到內定人選手上);不知情/不情願的人被哄上台然後在捧花朝自己飛來的時候不知所措。而在那個時候,那些已婚的、男的、不熟的、老的、小的,卻只是在台下繼續吃著自己碗裡的菜,有空的時候才望著台上看看這段新娘和她朋友們自high 的橋段…… 當然,真實場景不見得這麼悲慘,不過風險還是要想辦法降低才好,該怎麼玩,這我還得再想想。

至於其他我想都不敢想的「活動」,我就不提了。有人要分享一下自己所看過的「最失控婚禮活動」嗎? X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