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爾地夫的中華民國國旗

民眾會那麼熱愛國旗,迫不及待地展示自己國家的國旗,可能是在國際級的賽事中得獎上台,也有可能是在像陳雲林來台這種「你不想看到國旗我偏要讓你看到」的反動場合。我已經忘了是什麼原因,不過當我們人在馬爾地夫的時候,行李中出現了這麼一支國旗。

ROC Flag on Maldives (by PipperL)

在自己的國家,拿國旗會被折斷;在這個印度洋上的小島,卻可以自在地讓它飄揚。

真是諷剌。

陳雲林到底是客人,還是欽差? 為什麼我看著所謂的大陣仗警力,用這種方式「維安」,會誤以為我來到了北京,地主是中國政府,用長城來隔離「不受歡迎的聲音」?

Update: 《馬指示 陳到訪處不撤國旗》


陳雲林搭機離台 維安管制多

接近上午9:00,陳雲林車隊就要進機場,這時候插著2面國旗的休旅車,緊急被攔,一路從外車道被趕到內車道。

經過盤查,這是外交部公務車,正載著外交使節趕飛機,只要看到國旗,警方就繃緊神經,連自己人,都一度被當成嗆聲客,備妥拒馬、蛇籠嚴陣以待,攔查哨更是一刻不得輕鬆。

在〈馬爾地夫的中華民國國旗〉中有 20 則留言

  1. 的拉鋸畢竟還是台灣人最大的共同激情。當年唐樹備來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雖然是十多年前,不過台灣對於中國特使的反感倒是沒啥改變。張銘清的事情又正好發生在沒幾天之前,在外面吃晚餐的時候,隔壁桌的人看到電視畫面還大喊「死好」…

    從這些角度來說,我理解馬政府為什麼會把安全戒護提高到此等程度
    但是我怎麼想都不明白幹麼要撤國旗,難道他們看不到前朝(?)國旗,談判會比較順利嗎 O_oa

    反過來說,我倒是希望看到萬人包圍圓山飯店的場面。陳雲林小朋友昨天接受專訪時還特別強調那些抗議是極少數人的意見,大多數人會尊重民情感什麼的…聽到這話,不讓他被*少數*幾萬人包圍我實在是不甘心。

    不過真的要刻意營造那個狀況,又要保證不會真的出事,警力只怕會更吃緊。


    BTW,為什麼最近這幾個月下來,我越來越有種「貪官誤國,清官還是誤國」的感覺呢 /_\

    回覆
  2. 热爱自己的国旗、热爱自己的国家,是很崇高的情结 也很值得我去尊重。但若将‘国家’仅仅局限于某个政府,而不是提升至整个民族,实在是小家子气了。

    我不能确认你文中所言是否属实,我只知道陈先生的访台是互相对等的,我也衷心的希望(两岸的两个政府)能够互相对等的、和平的、友善的来互相访问、了解,而且我也不相信我们会强硬到让你们“折断”国旗,这多没素质呀?

    另外,说实话看到 張銘清 在台遇袭的视频,我恨不能手刃那些丑陋、无耻的家伙,但对 台湾 我从来都充满着关注、祝福,甚至还有向往(我向往你们的民主)。因为我认为我们同文同祖,理应共同为整个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努力,共同为广大两岸人民的和平幸福而努力,而不应持有阁下们的对立情绪 破坏大陆人民对台湾的观感和善意。

    假设我们没有了友善的互访,假设我们失去了和平谈判的氛围和基础,两岸(兄弟)之间不管是冷战的对侍 有或者生灵涂炭的热战,受到影响的、受到伤害的 会是谁?——是我们~~!!

    回覆
  3. 钟摆:

    我也認為陳雲林訪台應該是對等的,我們應該把來訪的客人當作客人。雙方友善、並且能和平談判,我相信是大多人所樂見的。

    至於台灣政府是不是要為了營造出「友善互訪、和平談判」的印象,而採取這些拆國旗、強力維安,不讓「雜音」進入客人的耳朵,我倒覺得不必。

    回覆
  4. To PipperL:
    若确是政府的措施失当,那应属于行政执行部门的过失,不应归咎与陈先生以及大陆人民与政府。

    其实 我 以及我周围的很多人,对于台湾人民,对于中华民国,从来没有偏见,更没有什么刻意“矮化”,我们真的是想兄弟之间以和为贵,不要鹬蚌相争。同时我们也认为中华民国同样是 中华历史传承的正统,是中华民族从封建帝国向现代国家迈进的建设者,目前只是国共内战留下的困局 双方执政当局有一些政治问题无法化解,但我相信有智慧的政治家最终能解决这些问题。做为我们 应坚决的支持、积极的参与、甚至是推动(像陈先生这次一样的)民间交流,让我们了解彼此没有恶意。而不是像这篇博文中 处处纯满了有失理性的情绪,给人感觉是那么的敏感,时时刻刻担心着别人会占了便宜……

    回覆
  5. 钟摆:

    我並沒有歸咎於陳雲林先生啊。

    這次要負責任的,應該是中華民國政府 (尤其是警政)。

    至於你說「这篇博文中 处处纯满了有失理性的情绪,给人感觉是那么的敏感,时时刻刻担心着别人会占了便宜……」,我倒看不出來。可以說說看處處是哪個處處,而又有哪個別人會占了什麼便宜嗎?

    回覆
  6. 對陳雲林先生有意見的是我。因為陳先生嘴上說聽見了台灣人民的聲音,但他並不明白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台灣民眾,心底並不認同中華民國,更不用說是後繼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可不是「極少數人」的聲音。

    不過跟這次中華民國,或者說台北市警方莫名其妙的執法動作,以及部份綠色抗議者忘記理想,只剩激情的抗議手段相比。陳先生的失言倒也不是太嚴重,更沒有必要為他無法掌控的事情負責。

    回覆
  7. PipperL:
    我指的是文中“悲情”渲染没有国旗,甚至讥言“钦差”之说 显的过于敏感而做作。其实你是在刻意忽略“如此维安”的前因——是張銘清遇袭、是台湾缺少基本的安全,而你却在文中试图以“钦差之说”掩盖此真相 误导大家以你设定的有色眼镜来看陈先生,这是理性的吗?这是公道的吗?

    至于“时时刻刻担心别人会占了便宜”是我对(新闻中的)台湾社会的总体印象(注:是凤凰资讯的新闻 应该还算中立),就你这篇文章中也透露出 担心让陈先生做了“地主” 让你觉得很是吃亏。你说是吗?

    回覆
  8. To CQD:
    陈先生听见了,从这两天新闻上,我们都听见了,都看到了你们自由的表达、精彩的表达。

    我尊重你的理想、我们尊重 你和你的“不是「極少數人」”的理想,但决不认同!并且我们时刻准备着为此战斗、为此牺牲,因为我们也有自己的理想、因为台湾不仅是某些人的台湾,它是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们会以任何代价来捍卫这一点。

    回覆
  9. 钟摆:

    張銘清遇襲後,需要用這種超越法律的方式來「維安」嗎? 今天任何一個國外友人,或是任何一個台灣民眾遇襲後,政府會用這種方式來限縮人民的權利嗎? 會用這種方式來維安嗎? 台灣跟中國不一樣的,是政府的權力被限縮的比較厲害,人民應該有較大程度的自由。

    而所謂「缺少基本的安全」,又不知從何而來?

    而欽差之說,則是比喻。以陳雲林先生來台的「陣仗」和受到的待遇來看,跟過去的欽差是不是很相像?

    對了,鳳凰資訊的新聞算不算中立呢? 這會不會影響到你對台灣社會的總體印象呢?

    陳先生做地主我會很吃虧? 我有寫到這樣嗎?

    至於您說的「时刻准备着为此战斗、为此牺牲,因为我们也有自己的理想、因为台湾不仅是某些人的台湾,它是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们会以任何代价来捍卫这一点。」,我想你已經很明顯表明了你的立場了。但很不幸的,有時候「中華民族」並不討人厭,「中華人民共和國」或是其人民也不討厭,討厭的是那種要剝奪別人的意志、自由、和選擇的「理想」。當我們的家不僅僅是我們的家,還是隔壁鄰居宣稱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樣的鄰居難怪會惹人反感。

    回覆
  10. PipperL:
    我只看到 張銘清遇襲是违法事件,而且不仅是违法 施暴者丢失了基本的人性良知。看到暴徒的肆无忌惮 以及事后的无耻表现,所以我认为:“缺少基本的人身安全”,你认为不是吗?

    维安是为了防止违法事件,何来超越法律?而且你们不是在自由的“围城”了么,你们不是在恣意的在进行暴力,制造流血了么,到底是谁在 超越法律 违反法律?

    我说过我尊重你们的“理想”,但我会坚定的维护中国不被“分疆裂土”。你我立场不同,再多说也无益 就不必多言了。

    回覆
  11. CQD :
    聽了你的言論,真的為你感到悲哀.你不相信自己的政府,不相信自己的同胞,不相信事實,而寧願相信破壞和平,打架斗毆的暴力份子,還聲稱這就是所謂的民主.唉,看來樓主是陳水扁當政期間暴力民主(槍擊事件,官方的打架會議)思想的受害者呀.在樓住眼中,暴力是民主的體現,同情!呵呵!

    回覆
  12. 钟摆:
    我認為張銘清遇襲是違法事件,但是您說「施暴者丢失了基本的人性良知」,這我倒不認同。我認為這是一件違法的傷害事件,但還不至於要被上綱於「無人性良知」。至於整個台灣因為這樣而被認為「缺少基本的人身安全」,我也是不認同的。

    的確,維安是為了防止違法事件。但是在此一事件中,警方「維安」的動作超越了法律所赴與的合法權限,為了維安,可以搶走路人手上的國旗,為了維安,可以關掉私人店鋪裡的音樂,這就是我提到的超越法律所付與的權力。

    至於你說的「你们不是在恣意的在进行暴力,制造流血了么」,這種說法是理性的嗎? 是公道的嗎? 🙂

    回覆
  13. 給PipperL:
    對岸的同胞已經被官方新聞洗腦很久了,只聞台灣當局,何來的中華民國?

    給钟摆:
    很遺憾民國38年(1949年)淮海戰役人民解放軍未能攻克國民黨軍,以致於今日”台灣當局”有獨立的外交、經濟、政治體系、儘管只有少數的邦交國,但是我們符合構成國家的要素,對內我們以青天白日滿地紅為傲,對外我們是”中華民國”,而非您口中的”台灣當局”。

    “因为台湾不仅是某些人的台湾,它是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们会以任何代价来捍卫这一点。” 凡事若要訴諸民族主義來解決,那您可能會失去”台灣地區”很多同胞的支持。附帶一提,希特勒在進犯蘇臺德區也發表過同樣的演說,您的語氣跟他好像吶。

    回覆
  14.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早期國民黨教育我們共產黨是”匪”,”共匪”善長兩手策略,以遂行其統戰陰謀,而今卻又要我們的台灣當局卻又要與”匪”交好,實在突兀!!令人匪夷所思!!
    大陸口口聲聲稱我們是兄弟,卻在國際外交上一再打壓台灣,而且我更要問”只要不台獨,大陸就不會打台灣”這句話是親情的友善招呼,還是敵人的恐佈威脅!!
    看台商在大陸經商,有好多是因為大陸政策轉變而失敗,他們有的還熱心地替對岸蓋學校,捐錢做建設,最後下場只有”淒涼”可形容,連台灣的大企業(新光集團)在大陸的遭遇也是不同凡響,
    尤其是那幾百枚飛彈虎視眈眈的對著台灣,說什麼也不肯撤…
    台灣親綠的”女同胞”楊惠如只不過是到大陸觀賞奧運,竟被搜身,還遭驅逐出境,我們的馬政府還奚落她一番,
    “西藏事件”更是大陸人權落後的代表作..
    只從以上幾件事來看,說實在的,身為台灣人的我還真不知如何去接受大陸同胞的”熱情”呢!!

    回覆

Vergil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