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ch Party 9 隨記

Punch party 9 (by PipperL)

曾幾何時,參加 Punch Party 開始變成一種社交,跟老朋友好好聊聊,跟新朋友打打照面。不小心,我又忘記台上的講者,在分享著他們跟你我一樣平凡又不平凡的生活。所以,這一次我好好地找了個位子坐下,仔細地聽前幾個講者的分享。 (可惜,後面大講的時候還是分心了)

閱讀更多Punch Party 9 隨記

我對禁用 docx 的看法

為什麼爭取軟體自由的法案,本身要靠限制政府機關的不自由呢?

昨天,在前往 Punch Party 9 的高鐵上,我看到了這麼一篇文章:來自立法院的好消息: 「隨身碟優先開機」 及 「禁用 docx」 。當時的感覺,是一種奇怪的違和感,「為什麼這種事情,要用立法院的法律規範呢?」

晚上,收到pofeng的推特:

pofeng : @othree @pipperl [禁用 docx 決議文] 是否方便描述問題在哪裡 ?

早上醒來,這一篇就冒出來了。

閱讀更多我對禁用 docx 的看法

誰才是真.記者?

這是一場非常有趣的陳情抗議集體採訪活動,從一個角度來說,他凸顯了警察在群眾運動場合施行集會遊行法/公權力時,可能發生的荒謬之處,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又何嘗不是暴露了媒體記者在採訪時,可能與被採訪對象/活動主體產生角色混淆的現象…….

12月10號,世界人權日,一群人,找到了近年來在社會運動中、在警察執法時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點。那個點,是當我們坐在電視機前面,或是手拿著報紙時,不會留意到的「鏡頭」。那就是記者在社會運動/抗爭中的存在。

本來,記者應該是像第三者,站在高處或者外圍,用他們可以 zoom-in/zoom-out 鏡頭,捕捉著事件發生的現場。然而,仔細看,在衝突發生的點,在抗議民眾與警察交界的前線,卻又布了一條由記者所組成的防線。為什麼? 為了收視率,為了能夠有最來自現場衝突的「第一手畫面,第一手聲音」,為了能讓觀眾身歷其境,在推擠時跟著鏡頭晃動,麥克風收著人群被擠壓、哭喊、叫囂的聲音。這,才是編輯台上的老闆想要的。

於是,記者就這樣「介入」現場了。而警察在「執法」的時候也得特別小心,驅散「暴民」時要小心不要打到拿攝影機/照相機的「記者大哥」們,免得不小心被媒體記上一筆還得上門道歉 (不過要是打錯良民的話就不用道歉了)。偏偏這個年頭、攝影機、照相機便宜得跟什麼似的,「公民記者」、「草根媒體」又那麼流行,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記者。這樣一來,那荒誕的點就容易被突顯出來了。

閱讀更多誰才是真.記者?

與員工共患難的公司

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公司總會用一些口號,例如要員工「與公司共患難」。那麼,什麼樣的公司,才叫做「與員工共患難」呢?

冬日暖陽 (by PipperL)

站在員工的立場,最不想要發生的事,第一應該就是被裁員吧;再來應該是減薪,不管是直接的減薪還是間接的無薪假;最後則是福利的縮減,例如尾牙、績效獎金、有的沒有的補助等等。

所以從員工的立場看回來,一個為員工著想的公司,應該要從對於員工衝擊最小的措施開始做起。

閱讀更多與員工共患難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