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Host 扣錢事件後續

前一篇文章裡所提到DreamHost 扣錢事件,在經過一天之後,使用者抱怨已經增加到一千多則,Dreamhost 也在稍後在官方部落格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說明事件發生的經過。

簡單來說,就是有個傢伙在跑扣款程式時,跑到了 2008/12/31 的扣款日期。他本來是要把新年假期沒扣到的帳扣回來(因為某些機器升新版的緣故,所以有一些帳戶沒正常扣到款),所以手動讓程式計算在 2008/01/04、2008/01/13…到 2008/01/01 這些日子裡應該扣款的帳戶。跑完之後,因為不確定沒正常扣到款的現象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又繼續跑了 2007/12/31 ~ 2007/12/25 這些日子。

此時,慘劇發生了。

閱讀更多DreamHost 扣錢事件後續

DreamHost 亂扣錢

DreamHost一向是一個便宜又大碗 — 雖然不見得穩定的虛擬主機服務。不過好在我的 Blog 來的人不多,流量和 server loading 成長到一個段落後,就保持著一個還算是穩定的狀態,我也就懶得再去尋找/搬家到其他的主機服務商。

一開始,我還會去看看DreamHost Status,留意一下可能的停機、維修或是更新資訊。不過久而久之,只要沒有長時間的停機讓我一整個下午或是晚上連不上 blog,我也懶得去看那些資訊的內容。訂閱的 RSS 往往也用 mark all as read 解決掉。

不過今天收到一封信,告訴我, Dreamhost 已經一口氣從我的信用卡裡扣了一整年份的錢!

閱讀更多DreamHost 亂扣錢

立委投票的前一夜

週六是立法委員投票日,我週五早早地收拾手邊的工作,交代好要交接的事項,然後回到住處拿行李,跳上高鐵。

才一個小時又十四分鐘的車程,國道客運都還沒從新竹開到台北,我已經踏上了左營站的月台。

高鐵左營站內的冷氣開得蠻強的,不過很快我就知道為什麼在冬天還要開這麼強的空調了。走出車站,一陣熱風襲來,第一件事就是想把身上的外套和襯衫都脫下來,換成短袖。

出了車站,接上快速道路,再接上高速公路,再接上快速道路。20分鐘後,我回到家。

閱讀更多立委投票的前一夜

這是什麼M型?

沒閒錢!平均1年只看2場電影 (聯合報 黃玉芳)

文化消費也有M型化現象!一份最新調查顯示,月收入六萬元以上,看電影、買畫看畫等的文化消費力最高,而月收入在1到2萬元間,為生活打拚的人最「沒錢沒閒」,各項目的文化消費情況普遍較低。

月收入較高的人,能夠在日常生活開支外享受文化、娛樂類消費;而月收入低的人,薪水拿來填肚子都不夠了,當然「各項目的文化消費情況普遍較低」。

這樣子叫常態,怎麼會叫作是「文化消費也有M型化現象」?

真要有所謂的「文化消費M型化現象」,調查出來的結果應該是「收入高的文化消費力高」且「收入低的文化消費力高」,然後「收入中等的文化消費力低」。

這樣才叫 M 型嘛。

閱讀更多這是什麼M型?

跨年的意義

昨夜是2007年的最後一天,下班回家的時候,我一邊縮著頭對抗寒流,一邊想著八年前2000年千禧跨年的盛況。跨年晚會活動的興起,好像就是從那一年開始的。從那一年開始,跨年好像就是要high,就是要瘋狂,就是要狂歡,就是要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跟著遠方大舞台上小到看不到的偶像歌手一起搖晃著腦袋,擺動著身軀,然後在午夜來臨前,一群人大聲倒數著:「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Happy New Year!!」

接著天空出現燦爛的煙火,為舊的一年送別,迎向新的一年。

之後,人們用著手中的手機傳送著簡訊,或是直接撥給朋友道聲新年快樂。但卻發現有太多的人跟你做著同樣的動作,而導致手機的網路大塞車,根本撥不出去。再之後,人們開始推擠著朝向捷運或是停車場處移動,花一到兩個小時在馬路上隨著人群飄浮著,離開這倒數計時的會場,然後有的人繼續找地方待到天亮,有的人則是回家好好睡一覺,在新的一年的中午時分起床。

一年前的漢堡

閱讀更多跨年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