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公共電視

我不太清楚所謂的「被掛斷的 call-in」是怎麼回事,也還沒看到知名不具W君所謂的悔過書。然而看完 HOW 的《被掛斷的Call-in:公視總經理馮賢賢女士,請問公視願意公布所有管理階層以上的薪水與加給嗎?》之後,我意識到,我所理解的公共電視,和 How好像是很不一樣啊。

公共電視的存在

How 說:

一個媒體有立場我完全可以接受。甚至這個媒體刻意偏頗報導我也可以接受。學傳播的可以繼續拿客觀中立,拿公共化與公共性來攻擊我,但我從來不覺得有那個媒體那個記者那個書寫者在報導記錄時沒有立場與觀點,甚至是被認為有問題的觀點。對我來說,這個問題可以透過市場機制來駕馭。一個沒有市場的媒體,不管他如何高舉他的公共性,我都不認為那是正確的。或許我們可以繼續問那個市場是否是自由,足以讓不同意見彼此競爭(比方說你相信蘇聯時期的印塔塔斯社,或是現在中國的中央電視台的報導嗎?);或是那個自由市場是否受到廣告主的強大力量導引,使得弱勢的,邊緣的意見被整個抹除。但根本上,媒體必須要有其閱聽人基礎做為支撐,一個沒人看的電視台或報紙,到底還能不能被稱為一個媒體,本身就很有問題。於是問題不在於單一媒體的立場,而是在整個媒體環境中,不同意見是否能競爭。

我所理解的公共電視,是為了因應商業媒體為了生存、為了廣告、為了收視率、為了收視族群而存在的產物。因為商業媒體在要生存的前提之下,不得不有意或無意地「使得弱勢的、邊緣的意見被整個抹除」。以自由市場的經濟觀點而言,當然任由其去競爭啊,有利益、有閱聽人、能生存下來的媒體就是好媒體 (當然,這裡的好不是那個傳統的好)。

然而,沒有市場的媒體 (應該說市場很小),管道的另一端閱聽眾很少的不叫媒體的媒體(雖然我覺得管道本身就是管道,不見得管子的另一端有人接收才叫管道),有沒有存在的必要? 我還是覺得是有的,不管是保護 / 儘可能地/ 盡人事聽天命地把一些少數、微弱的聲音傳出來,還是挖出閱聽人「現在」可能不關心,但是「應該 / 或許 / 有一天」會想關心的訊息,亦或者是提供少數、微弱的某些閱聽人一些他們需要的訊息。

對我而言,要有一個媒體來做這些「看起來偉大,但是活不下去」的事。

這不僅僅是意見/立場/藍綠的問題而已。

而我理想中的公共媒體,做的,應該就是那些事情。我相信,有人跟我一樣,也是期待著這樣的公視。這也是為什麼雖然我看公視,可是我不全然看公視。像「有話好說」這個節目來說好了,我還蠻討厭他取代了原來的國際新聞時段,我對於談話性節目也並不是那麼地有耐心 (偏偏他的時段又是我最常打開電視的七點到八點),只有在少數的議題才會讓我忍住不轉台的慾望。公視對我而言,有我需要的節目,也有我不需要,我不喜歡看,或者說,讓我看不下去轉台的節目。

然而,我知道,那些我覺得不需要,不喜歡看,讓我看不下去的節目,也許正是別人需要的。那些人可能跟我一樣大部份是小眾。

我認為,這才是公視存在的意義之一。

所以公視才會有財務問題,才需要有政府「捐贈」,進而衍伸出監督的議題。

公視應該由誰來監督?

How 說:

今天很簡單:公視你拿了政府的錢,不管是不是叫做捐贈,你就得接受你是個公法人的事實,而其中的管理階層也理當接受監督。換句話說,我們難道不該要求公視的管理階層採用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的規定,要求薪資與財產公開嗎?難道公視不應該在採購時符合政府採購法的標準嗎?難道我們不該根據政府資訊公開法,要求公視公布其內部管理文書,讓我們了解公視的營運與行政狀況嗎?

的確,目前看來,

  1. 不管是不是叫做捐贈 (我覺得取名叫捐贈就已經有他的目的/涵意在了),政府的確是公視最大的金主。
  2. 公視也的確需要被監督。
  3. 從納稅人的觀點來看,我們交的稅的確到最後流到了公視。

然而,從1. 2. 3. 三點,我並不能得到「所以公視應該符合政府採購法/政府資訊公開法/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的結論,我也不能得到「所以公視應該受到政府/立法院的預算審查」的結論 (這不是 How 說的,這是林益世委員說的)。但是我同意上面的 1.2.3. 三點,所以我支持公視將預算、採購、財產申報的部份儘可能地公開、透明 (這部份在 ouf 所留的迴響裡也有提到公視法現行的部份),並且有一個監督的機制和機構來幫沒那麼關心、或者是沒辦法關心到那麼細的人去把關。

然而,那個監督的機構不應該是立法院。

此外,我不支持用凍結預算的方式來逼迫公視「就範」。

最後,請讓我再引用 How 的結論 (雖然我做了點小小的修改),這是文章中讓我再同意不過的一段了:

我寧願不要看這些節目,我也不希望出現一個不受任何人監督的怪獸。今天要反對林益世委員的提案很簡單,公視可以喊的很大聲,可以用很多好聽的訴求和概念博得同情。但如果自己不願意積極主動負起應當的義務,那麼這不是我的公共電視,這是你們管理階層的公共電視。我沒有義務保衛「你們的公共電視」。要批評別人之前,請注意自己是否經得起檢驗。

這是公視遲早要面對的考驗,希望公視/台灣的公廣體制在這場風波後變得更好、更穩健、更成熟。

後記:在文章中我只把公視跟商業媒體放一起,而略過了「政府媒體」了,這只是為了讓對比強烈。公視和政府媒體的定位不同的地方在 《公視不是公家電視》可以找到一些我的看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