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野草莓

野草莓的聲音,為什麼不見了?

野草莓學運活動開始的時候,我看到在自由廣場的 YLive! 轉播裡,主播們很努力地傳達著現場活動的狀況,很努力地回答著即時更新聊天室裡排山倒海的問題,感謝大家的聲援,以及重覆著活動的理念。即時的聲音,透過網路傳達到各地,他們的聲音,不必走進廣場,不必主流媒體記者採訪,就可以讓世界聽到。

野草莓的聲音,好大。

然後,網站成立了,一篇又一篇的文章、論述,出現了。捐款愈來愈多,組織愈來愈有規模。一次又一次的活動、放映、講座、論壇、會議紀錄,都上網了,聲音,持續播送著。

然後,就是財務報表透明的聲音,雖然微弱,雖然不及時,然而聲音終究還是發出來了。只是,在帳目檔案公布之後,面對blackbeartw/許偉泰疑問,突然間,無聲了。

從 1/15 到現在,已經一個星期了。 野草莓運動的網頁上,也已經多了四篇文章。然而,在《野草莓運動帳目明細(1106~1207)》這篇文章的後面,仍然沒有人出來回答任何疑問。即使是《媚俗或者不媚俗-給野草莓的最後留言》出現後,野草莓仍然沒有正式的回應。

野草莓的聲音,不見了。

不過,在 blackbeartw 的網站上,出現了這麼一則「野草莓末代發言人」小奉的「個人行為」:

先說清楚,我現在在這裡留言完全是我個人的行為。我只是很想要知道,網路上到處有人在說野草莓「後來只是有人想紅而已」、「後來都是在滿足少數人的利 益」,那些「有人」、「少數人」到底是誰呀?我是野草莓的末代發言人,負責跟NGO和媒體甚至警方接觸,照理說如果有誰會嘗到甜頭的話,應該少不了我。可 是為什麼我除了休了的學、沒去工作以致於繳不出來的房租之外,什麼甜頭也沒嚐到。有人可以給我解個惑嗎?財務狀況的事情,我只能說你要求的都很正當,財務 組的同學本來就一直在努力要照這些標準走,只不過很顯然效率不如大家的期待。那我想請問一下,如果今天官網上就發個公告說,會計師的姓名將會在核確完成後 公佈,大家就會滿意了嗎?顯然不會,因為大家會說還沒核確那公佈的根本可以是假帳嘍。那財務組的同學為什麼要趕著公佈一份未經核確的帳目草樣?是太白目擔 心野草莓還不夠惹人嫌?還是急著要回應人們的質疑?那如果要丟假帳幹嘛不把一些惹人嫌的點修一修,為什麼丟一份一看就是有許多「檢討空間」的奢侈帳本?當 你不再相信的時候,基本上這些問題對你而言都不再有意義。我不要求你相信,我不需要,因為會計師終究會核確完成,大家口中所謂的「少數人」自始至終拿不到 什麼甜頭,這些質疑終究會煙消雲散。我只邀請你,和我或其他幾個你口中的「少數人」見個面,大家聊一聊。有沒有人在圖利自身,我想到時候就會很明白。你住 台北嗎?我住的地方離古亭站很近,搞不好大家根本就是鄰居。

真有意思。

真的,真的,真的很有意思。

希望這不是唯一的答案,不然將會是很糟的答案。比我預期的要糟多了的答案。

Update: 聲明出來了。

野草莓財務組於2009年1月15日公佈了臺北野草莓的整體財務資訊;資訊公佈後,收到了許多關心野草莓學運的朋友善意的詢問。野草莓對於支持者的耐心與關心表達誠摯的感謝之意,並在此提供官方的說明與回應。

一、2008年12月28日,野草莓官方曾經提過一份財務預估報告。財務組同學依據當時已處理以及未處理的捐款收據進行初步估計,並沒有達到四百萬的金額。之後,經過財務組的同學進一步確實對帳,並且邀請具會計專業背景的同學協助整理後的結果,至2008年12月7日止,總額約四百六十七萬。

二、2008年12月28日以及2009年1月6日關於財務的公告內有提及會計師見證與審核。關於此事,說明如下:
先前有律師向財務組同學建議進行財務簽證,然而,事後發現單次簽證要價三萬元至四萬元之間,所費不貲。因此,在經過2009年1月22日組際會議的討論後,研擬另一個可行方案:交由具有公信力的會計師事務所協助記帳,並且定期公佈財務報表,而之前的帳務也可交由該會計師事務所檢視,以昭公信。至於確實委託的會計師事務所,將於農曆年後公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