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

即使是傳說中的科技產業,私密你一口我一耳的口語傳播,仍然比所有的高科技工具來得快速。

早上11:00,從外面傳來老闆們被老闆的老闆召集面見的訊息。即使是無塵室也擋不了絮絮細語的傳播,很快地,一小組一小組的人馬聚在機台討論可能的狀況。

「會不會,一出去就被架走?」

下午16:00,同事再度回報隔壁棟的傷亡。哪個曾經一起合作開發的被裁了,好可惜他人還不錯說。另一個也中標的則是拍手叫好,早就應該叫他走路了。就像聊家常八卦般。

「只是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們開獎?」

下午18:00,出電梯時碰到隔壁條的同事,三兄弟的成員之一。他劈頭就告訴我:

「以後三兄弟就只剩我們倆了。」

什麼? 你開玩笑吧?

今天不是愚人節,這種事情不好笑。

跑馬燈 (by PipperL)

我們是同梯進會社的,三個人名字只差一個字,所以私底下,我們都叫自己三兄弟。

雖然不在同一個部門,可是座位都只在隔壁巷子,站起來就可以看到對方。因為英文名字拼起來一樣,所以連包裹信件都會送錯,有次一直沒收到郵件,過去問果然在他那邊。同樣的,莫名奇妙送到手上的信,拿去問問看是不是他的準沒錯。也因此,廣播找人時很麻煩,到底是要找誰常常搞錯,線上的領班和小姐就不用說了,還好我們三兄弟的故事很好記,多說幾次也無妨。

實驗的時候互相 cover,片子沒有的時候互通有無,加薪的時候一起比較誰家老闆比較小氣,哪個 team 比較紅。黑掉的時候可以彼此吐吐苦水,喊喊受不了要走了要走了。

可是,說要走,誰也不會當真。

只是,今天成真了。

連東西,都來不及收,

連道別,都來不及說。

就,靠這篇文章吧。

祝你平安喜樂,我的沒有血緣的兄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