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婚宴

前天,除了一邊在手機推特上,參加 wenli 和 Miffy 的婚禮之外,我人也在另一場婚宴,一場新郎新娘我都不認識的婚宴。那我是被誰邀請去的呢? 是被只有兩面之緣的新郎老爸。

這開了90桌的大場面宴席,除了新郎新娘的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同學共六桌,還有傳統的「男女雙方親友」5桌外,其他,都是新郎老爸放出去的帖子。包括:老爸的同事、前同事、前前同事,老爸的國小同學,國中同學,高中大學同學,老爸的讀書會,宗親會,教會,合唱團,鄉里貴賓…等等。我已經不知道,這是新郎的婚宴,還是新郎他老爸的婚宴了。

的確,在婚宴上,真的是所謂的冠蓋群集,從第一道菜到最後一道菜,上台致詞的人沒停過。我看到最冏的情況,是上台表演的新郎、新娘、朋友們,也要面對表演到一半,還得先站在一旁,「讓路」給剛到然後上台致詞的「貴賓」,貴賓恭賀新郎新娘後,下台一邊握手一邊頭也不回的離去,然後留下台上的新郎和朋友,繼續進行下一段的節目…..Orz

台上的人,忙著致詞和表演,台下的人,忙著敬酒,社交,走來走去,大人忙著拆會場佈置的氣球給小孩,小孩忙著用氣球在負責打光到舞台上的 spot light 前揮舞,在舞台背景上玩著氣球皮影戲。 新郎新娘入場的時候竟然沒有像是結婚進行曲的音樂,而是在主持人短暫的介紹後新人走在兩旁鬧哄哄的紅毯上,要不是我就坐在紅毯旁我一定沒注意到原來新郎新娘入場了。

以下是當天喝喜酒時無聊的會議紀錄:

  • 12:20 主持人開場了,想不到這麼準時,我還以為這麼大陣仗的場合會 delay 到一點才開場。
  • 12:37 經過 快 20分鐘的「出席嘉賓簡介」,總算喊出要新郎新娘進場了,一回頭,新郎新娘和伴娘們擠在會場的入口,跟一群珊珊來遲的客人們擠在一塊。入口到主桌的紅地毯上,仍然有賓客走來走去。
  • 12:40 新人進場,不過怎麼沒有進場曲? 只有主持人喊完「讓我們歡迎新人進場」後不知道哪裡來的一陣掌聲,夾雜著會場仍然鬧哄哄的談話聲。
  • 12:45 新人入席 (咦? 沒有先上台感謝大家),主持人大聲喊出「上菜秀開始」,然後舞台燈開始閃爍,七彩霓虹燈搭上女子十二樂坊的音樂,幾個穿著古裝的服務生從旁邊上的門魚貫走出,朝主桌前進。不久後,從主桌那邊傳來一聲響亮的爆炸聲和一聲驚叫,上菜秀結束。
  • 13:05 第二道菜,新人們被叫到台上去,包括雙方父母排排站。第一位政要嘉賓開始致詞祝賀。
  • 13:15 第一位貴賓還在講,講啊講啊還是說要多生幾個。場裡大夥兒還是走來走去,不管是要上菜收盤子的服務生,還是走來走去敬酒打招呼上廁所的客人們。菜繼續上,酒繼續喝,我很懷疑除了我之外真的有人在聽台上進行到哪兒了嗎?
  • 13:28 第一位貴賓的致詞終於告一段落,新郎新娘開始倒香檳塔。可是台下的客人們早就不知喝過幾輪了。
  • 13:30 新人繼續在香檳塔前停留著,主持人們不知在說什麼我卻完全聽不清楚,大概是吉祥話吧,我猜。
  • 13:32 主持人叫新人一鞠躬、再鞠躬,新人鞠躬的同時主持人喊著吉祥話,我一樣聽不清楚在說什麼。菜已經上了好幾道,真的有人注意到台上的存在嗎?
  • 13:38 新人終於可以下去休息了….不,是換衣服。現在換一位不知名的傢伙 (好像是新郎老爸的誰) 拎著吉他上台自彈自唱,不過似乎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連掌聲也沒有。
  • 13:43 自彈自唱的傢伙博得前台區一陣掌聲,不過坐在遠處的我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 13:47 自彈自唱的傢伙消失了,換某個今年要競選的政客上台致詞。
  • 13:54 剛才的那個政客消失了,台上換另一個現任的政客在致詞。
  • 13:58 才不到幾分鐘,麥克風又交到另一個政客手上。
  • 14:02 新人已經在入口準備第二次進場了,可是台上的政客還在滔滔不絕,還高歌了一曲(破音)說要祝賀新人!!
  • 14:05 政客終於完成他的星光曲,新人總算可以第二次進場。
  • 14:08 新郎上台說要自彈自唱一首歌給新娘聽,在他深情對新娘獻唱的過程中,賓客依舊走來走去,大聲談笑,還夾雜著候選人四處拜票。
  • 14:12 新郎第一首曲子表演完畢,正要繼續的時候另一個政客候選人上台祝賀加拜票了,新郎和新娘只好背著吉他站在蛋糕前枯等。
  • 14:16 這位完全不識相的候選人終於拜票完畢,終算輪到新郎新娘和主婚人(?!)一起切蛋糕了。
  • 14:28 換另一組表演者上場,一位老兄拉小提琴,另一位吹口琴。大家還是繼續吃喝乾杯走來走去。
  • 14:36 又換了另一組表演,好像是直笛跟什麼 (看不到也聽不到)。
  • 14:42 表演者「換曲」的空閒,又一位政客候選人上台。等候選人講完後表演繼續。
  • 14:58 我已經懶得算是第幾組表演者和第幾位候選人上台,但因為菜上得差不多了,賓客陸陸續續走掉。
  • 14:59 新郎老爸上台感謝到場的賓客,但此時在場賓客已經剩不到一半,其他的人則是繼續背著他朝出口走去,他在台上一邊感謝一邊看著湧向出口的賓客,我想心裡一定很複雜吧。
  • 15:08 最後一道菜上桌,可惜,放眼望去吃得到這水果的賓客不多,我目測最「忠實」的,是新郎新娘的同學桌。

之前我在籌備畢業典禮的時候,這種婚宴就是我最最最害怕的。所以無論是賓客的邀請 (只請新郎新娘認識的),典禮流程的規劃,場地和活動的選擇 (婚宴不是馬戲團秀),主持人和音樂的選擇 (適時的音樂可以讓賓客靜下來),當初都先做好跟家人的溝通。也因為當初種種的預防措施,很高興自己的婚宴沒有變成這樣,這次看到這完美的「錯誤示範」,不知是該感到慶幸,還是該感到惋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