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晨起這件事

其實,我是很想要擁有自己快樂的下班時光的。

只是,現在的「新人」生活,加上專案碰到的瓶頸,讓我不但每週工時超過60小時,準時下班變成一種幸福,下班後也累得像什麼似的。躺在沙發上轉轉遙控器,或是趴在電腦前上上PTT,然後就準備洗澡睡覺了。

很明顯的,在新工作上手之前,在專案突破之前,我已經有心理準備會過好一陣子這樣的生活。我所做的對策,所提出的 Action有二:一是減少上網的時數,轉向享受「家事」的成就感,整理房間,布置儲藏室,摺摺小盒子,找理由花錢、散步、跑步、踩踩腳踏車。生活中要是少了這些小小的成就感,我可就覺得人生無亮了。

第二個對策,是替自己再找出一些「休閒」的時間出來,既然下班後累到不行,那麼,就把時間定在上班前好了。也就是說,在早上起床後到上班之間的空檔,除了吃飯刷牙洗臉換裝外,最好還有一段時間是屬於個人的,也許寫點東西,也許看篇文章,讓自己的心能夠和 blogosphere 暫時連結。然而,算盤有那麼好打嗎? 可能是工作的壓力,讓我所需要的睡眠,比過去的水準來的久,一天大概要七到七個半小時 (啊,真懷念那段一天只睡五個小時就飽的時光),算一算,要嘛就提升睡眠品質,壓縮睡眠時間,要嘛就提早上床,然後提早起床。

Translation (by PipperL)

然而,當鬧鐘響起的時候,其實要抵抗的,除了意猶未盡的睡意之外,還有對接下來一整天的懼意。一想到那座牆橫亙在前,一天爬一點,還不曉得爬不爬得過,同時間其他的選手「好像」輕鬆地越過,那種不甘願的感覺還真是赤裸裸的讓人直覺地想逃避起床這件事 — 尤其是腦袋昏昏沈沈意志力不堅定的時刻。起床,真的是種對自己的挑戰。

說到爬牆比賽,雖然平常一想到總是腎上腺素分泌,準備好要迎向挑戰 (或說該說是坦然就義?),然而,家人的話偶爾還是會浮上心頭,把我的心跳和血壓拉回正常值。用平常心去看待,盡力就好,成敗不要太在意 — 這些觀念,對一個以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會社,似乎是不被容許的:好 — 還要更好;要一直超越;別人要四年、我們四個月就要達成;目標導向,結果論;第一次就必須做對……..這兩種不同的價值觀在我的人格裡激盪著,連我都很好奇最後我會變得如何,是被兩股水火不容的真氣搞到筋脈俱廢、武功全失,還是找到一個方式讓兩者互通共容,如陰陽般生生不息?

這,也許才是我骨子裡該去開發的專案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