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的天真 (二)

老闆的算盤,是什麼呢?

前陣子聽到一場高層的經驗分享,提到:

「你要做的是一個(上頭眼中)好老闆,還是(部屬眼中)的好人呢?」

後來,我把這句話解讀成是不是只要把「人」做好,還是要把「事情」做好。

前一篇提到的那種狀況,也許正是老闆刻意營造的。

有競爭,事情向前推進的速度會比較快 (當然,你也可以很容易找到反例。)

之前,競爭的壓力來自對手公司,別人做出來了,老闆回來,一句話下面的人就得星月趕出別人花了數年研發的成果。那是公司和公司之間的競爭。現在,部門跟部門也來搞這一套,對大老闆而言,他有「一個成果」可以用就好了,是誰搞出來的,怎麼搞出來的,花了多少重覆的資源,造成多少底下流動的黑暗,不是他應該去擔心的問題,是他下面的人該去擔心的問題。

成果,是可被看到的。

血肉,就不那麼一定了。

所以,有一種人,就能順著這種運作模式,在會社裡生存著。

拿著大老闆的令箭,以「目標」來壓其他人的 schedule:「這個是大老闆下禮拜要的。」;同時間,跟大老闆報告說:「我們預計下週就可以有成品可以 demo。」;算盤打得順的話,下禮拜就可以拿東西給大老闆說:「我們成功把東西做出來了。」;萬一不順利,就說「是 XXX 不配合不 support把 schedule delay 了」,推得一乾二淨。

What a wonderful plan?

這是不是很像如何嫁給「比爾蓋茲的女兒」?

一位優秀的商人傑克,有一天告訴他的兒子

傑克:我已經決定好了一個女孩子,我要你娶她
兒子:我自己要娶的新娘我自己會決定
傑克:但我說的這女孩可是比爾蓋玆的女兒喔
兒子:哇!那這樣的話…

在一個聚會中,傑克走向比爾蓋玆

傑克:我來幫你女兒介紹個好丈夫
比爾:我女兒還沒想嫁人呢
傑克:但我說的這年輕人可是世界銀行的副總裁喔
比爾:哇!那這樣的話…

接著,傑克去見世界銀行的總裁

傑克:我想介紹一位年輕人來當貴行的副總裁
總裁:我們已經有很多位副總裁,夠多了
傑克:但我說的這年輕人可是比爾蓋玆的女婿喔
總裁:哇!那這樣的話…

最後,傑克的兒子娶了比爾蓋玆的女兒,又當上世界銀行的副總裁
知道嗎,生意通常都是這樣談成的…

大老闆賺到了專案的成果,那種人賺到了大老闆的賞識 — 以後拿著令箭更讓人畏懼。

誰賠? 他下面的人,以及跟他合作的人。

天真如我,曾經想過未來要是不幸碰到這種人怎麼辦。如果正面衝突,下場可能是被打著玩,附送黑掉的考績,如果乖乖地被壓搾,也只能期望專案能「照他的意志」成功,然後當作是做一場賠本生意。

怎麼想,我目前都還是沒有與這種人對抗的本錢。對方在賭桌上把一座小山的籌碼推出來,你手上卻只有幾個銅板,除了不跟認賠之外還能夠怎樣?

我能做的,就是繼續累積我的籌碼,然後祈禱在我擁有夠多的籌碼之前,這種人不要找上我們部門,不要找上我。

這,就是小螺絲釘的悲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