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需要的RD

什麼是 RD 呢? 字面上,是 Research & Development。
有人說是 Rework and Debug,
有人說是 Reverse and Decap,
有人說是 Relax and Delay,
有人說是 R….D 啦 (請用台語)

那從內容上呢?

當年,剛從學校畢業裡的我,腦袋裡頭想的 RD,是像學校接的國科會計畫一樣,嶄新且誘人的題目,期刊跟研討會上最熱門的話題,爭的是誰最先發表,不管是在國際研討會上,在國際期刊上,或在國際展覽裡。只是研究的環境從學校的實驗室裡換成會社的工廠;製作的設備從學校裡的陽春機種換成工廠裡的量產機台;載具也從用單手可拿的放大成要用雙手張開才抓得住。雖說如此,本質、流程跟作法,還是很接近的。

Brain Work (by PipperL)

閱讀更多公司需要的RD

初次交手

傳聞中,在我們team 進場之前,這個跨部門的專案進度會議裡,某個部門的頭兒是不會出現的。在其他人的口中,他是個要求很多、要求很趕、作風兇狠的人 — 不管是對自己家的,還是對別人家的都一樣。

在會社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體認到,這種人,在組織裡有其存在的價值。在他下面工作的人,必須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心裡準備,跟他打交道的人,則要小心別一不注意變成餵養他的食物,要知道,有些動物餓了可是連同類都不客氣地吞食入腹的。

這次的專案進度會議,進行到一半,某個部門的人、同時也是該部門在此專案的project manager突然丟了幾個問題出來,還直掃向我而來。奇怪,這東西我也不是掛 owner,報告的人也不是我,怎麼會掃到我這兒來呢? 才回答沒幾句,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插進來,轉頭一看,原來是那傳說中的魔王頭兒竟然出席了,我坐在前面所以沒發現。

閱讀更多初次交手

等待許久的 Hypo ticket

將近五月底的時候,我收到來自 Hypo 的邀請,參與 ticket 正式版的試用。當時,我對於 ticket 的概念,大概僅只於豪華版的 moo card
至於為什麼會收到邀請,我猜是因為曾經製作過幾本 hypo 12×12吧。我的攝影技術不好,沒辦法像小柯或是迴紋針一樣把出色的作品製作成 ticket 後,分享給他人。不過指導教授看到之後似乎頗為歡喜,決定改將其製作為畢業紀念冊,紀錄畢業典禮的點點滴滴以及畢業旅行的難忘回憶。

話說,這大概是世界最小的畢業紀念冊吧。

Hypo Ticket (by PipperL)

閱讀更多等待許久的 Hypo ticket

從言論自由反思戰地日記

花了點時間看了 Portnoy  的《獨立特派員與部落客宣言》,把裡頭的錄影通通看完了。正好最近開始思考戰地日記裡所寫出來的一些東西,該不該寫? 寫出來恰不恰當? 這是我想要讓人看到的東西嗎? 這是讀者想要看到的東西嗎? 這是有用的東西嗎? 趁著這個機會,小小整理一下。

Exhibition (by PipperL)

閱讀更多從言論自由反思戰地日記

遠方的浪漫

昨天晚上,指導教授跑到我的房間來,說:「我知道你外遇了。」

啊?

「我知道你在外面有一個小孩。我發現了。」

啊?

「我手上還有小孩的照片。長得很像你」

啊?

就在我打算要從實招來的前一秒(當然是招「冤枉啊大人!」),她從背後拿出一張卡片,上頭還貼了張小孩的照片。

閱讀更多遠方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