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算九二一受災戶的回憶

九二一,十年了。

How 說的一樣,我不是中部人,也沒有投入災區。當年九二一那些鏡頭、那些名字,對我而言,早已不復記憶。

我記得的,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十年前,當地震發生的時候,雖然我從睡夢中被震醒,但是在上鋪的我,卻還得懶得下床。後來停電、宿舍喧鬧、通訊中斷、電話打不通,沒有人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我才下床,找出手電筒,加入同學的行列,圍著一個小小的收音機,嘗試解讀外面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時候,年幼無知的我,真的是抱著湊熱鬧的心情。後來災情嚴重後,才開始想到家裡,想要在天亮後,跟家裡連絡,回家看看。

不過在通訊中斷的情況之下,最後人群還是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間,爬上床,睡去,等到天亮後再打算。

鹿耳門天后宮 (by PipperL)

閱讀更多也算九二一受災戶的回憶

由上而下的組織異動

不管是不是屬於成長中的組織,定期或是不定期的組織異動,都是常常看到的。
適當的異動,可以割除組織中較不具競爭力的部份,轉投入具有潛力的部份;可以視大環境引入新的概念和作為,讓組織跟上時代的腳步;可以促使組織內的人才流動,給與人才成長和歷練的機會。

Hugh flag (by PipperL)

聽起來蠻好的,不是嗎?

那可不一定。

閱讀更多由上而下的組織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