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社生活二週年

才在想最近不知道要寫些什麼 (生活無趣的人總是不知道寫些什麼),從小隔板後一抬頭就發現原來進會社已經要快滿兩週年了。回頭找出當年剛進會社時所寫的一些文章,一邊看一邊笑,沒想到才過了一兩年,自己的心態會差那麼多:

帝王蟹火鍋 (by PipperL)

就像學校裡新生訓練/報到一樣,一開始總是有股新鮮感:要填的一堆表格、公司的福利制度、未來屬於自己的一小格隔間、矮矮的隔間牆和桌面呼喚著「來佈置我吧」、剛拿到的電腦、要註冊的帳號、印表機設定、內部的網站服務、可以上和不能上的網站、屬於自己的一支分機、一盒有自己名字的名片、兩套公司的制服、一組識別證、磁卡、和停車證,喔! 還有一雙印有公司mark 的拖鞋…….我像是一個摸到新玩意的小孩,東看看、西摸摸,跟著同事跑進跑出,體驗這個新的大家庭裡頭,各式各樣對我而言「新鮮」的事物。

可能是每半年到一年就換一次座位的關係,現在自己座位的小隔板仍然沒有太多的佈置,甚至和某些同事一樣,一些少用的文件乾脆就留在箱子裡懶得打開,等下次又要搬家時直接搬就好。

名片也是另一個指標,部門每換一個名字,螺絲釘每換一個位子就得重印一盒。有的同事已經懶得再印新的了,不過我還是快樂地印了一盒又一盒,看來我真的是靠名片來 identify 自己的人。

制服更是有趣,現在穿制服的人愈來愈少了。自己的制服早就拿回家裡,掛在衣櫥裡晾著,然後跟著別人一樣,偶爾 t-shirt 牛仔褲,偶爾襯衫西裝褲…..

然而,還有更多的是忐忑:每天一早就得起床,沒有了賴床的機會;辦公室同事那麼多,我卻一個也不認識;大老闆不能得罪,但助理/秘書更要討好;滿滿一堆要學的機台、系統,那些玩意看起來比學校裡的還貴多了;第一天就被抓進會議室開任務簡報,啊這些事情以後就交給你負責啦;開始被拉進耳語流通體系裡,成為接收和傳送的一個小小中繼站;明明公司表定的下班時間到了,責任制的大家卻還留在位子上,被邀一起到公司餐廳吃晚餐回來繼續奮鬥的我只能尷尬地婉拒然後低調地離開,並且擔心自己這樣子會不會淪為黑名單……

兩年後,現在自己已經變成別人帶著新進同事來「拜碼頭」的對象;大老闆一樣不能得罪,但是夾在權力鬥爭裡也不見得是件好事;機台和系統離我愈來愈遠,看久了還覺得不過是古董罷了;已經完全融入開會的生活,不開會就會覺得不太對勁,閒閒沒事還會主動出擊找人開會。最糟糕的是下班時間,我已經完全被同化了,往往一不小心就跟部門同事在比晚的,當年那股崇高的志向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再回到工作滿一週年的心得,對照起現況,只能說變動是永恆的,組織持續在變動、人事持續在變動、專案也持續在變動。但是更多的體會是檯面下的暗流,我愈來愈能看到那些會議中的發言、那些往來的email中所隱藏的角力和策略,也愈來愈能替自己找一個好角度、好位子,不管是要在山頭上看戲,還是防守保護自己和自己的弟兄們,亦或是在適當的時機出槍占領談判的制高點。

接下來的這一年,我想,我會花更多的心思觀察那些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看看更多策略面的東西,也更加沈迷這個權力和政治的遊戲。人家說,權力是最好的春藥,還真的蠻有道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