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垮部落格現狀的稻草

「有時候,所謂的轉捩點,不過是一連串微小事件後的加總與相互作用後的結果,然而人們所看到的,卻往往只是最後的那根稻草。」

可能是工作後的生活太過千篇一律,可能是前陣子時間精力都花在工作上,也可能是看得多反而吐出來的少,也可能是傳說中微網誌的140字讓部落格長文鋪陳失去了動力,我的部落格,愈寫愈沒力,愈寫愈不知道要寫什麼。

會社的事,怕老闆或同事看到,本來就不方便寫太多太明。我總是怕不經意留下的指紋,也許是參加聚會的照片、也許是文章中提到的事件,有一天會把鏡頭轉到在工作領域裡的自己。我不靠部落格吃飯,但也不想要因為部落格影響到我吃飯的工具。

情緒的文字,因為指導教授的定期網檢,也愈來愈有顧忌。會在意的不能寫,不在意的卻又寫不出來。與其事後備查、或是事先送審,那還不如化為更隱澀的部份。

旅遊和食記的部份,拍的照片往往回來後就一直存放在相機裡,直到過了記憶過了悸動為止。流水帳式的文章,自己愈來愈討厭,可是能力就是這樣而已,要我用優美的文字表達,我可能得請老媽幫我換個腦袋才行。

閱讀的文字,因為閒書看得愈來愈少,工具書卻看得愈來愈多,怎麼寫都好像淪為書摘。

評論的文字,也因為連看新聞的時間都變少了,就算要評也不知道要評什麼材料,再說,沒有看書的下場,是連工具都沒有,怎麼評?

慢慢地,工作時間裡,所造成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疲累,一點一滴地侵蝕到下班時間裡的生活,即使我已經把時間都空出來了也一樣。大部份的時間,腦袋都屬於不怎麼運轉的狀態。

自己對現況不滿意已經很久了;對自己的文字不滿意已經很久了;對自己為了工作而墮落的不滿已經很久了 ( 尤其是回顧自己當初寫下的文章和當時的心態)。這一切,表面上造成了文章數量的變化,但是現在想一想,其實有點像是海嘯之前的大退潮。

只是,數層樓高的巨浪,什麼時候會反撲回來,我自己也不知道。

今晚,在追 RSS 的時候,因為某個指紋,我發現一個 blogger ,在六度分離裡,竟然離我那麼近。有了懷疑和假設,再去細看文章、細看推特和噗浪 (即使我已經好久沒登入了)、還有一些不那麼光明的手法,慢慢地,心裡的疑問獲得了證實。

像是偷窺似著,對方在明、我在暗,我比對著他的文字,想著雙方文字對同一件事的表達,比對著他寫了什麼,又不寫什麼。仗著現實生活中的了解與相處,剖析著網路生活裡的他,以及他的文字。

很恐怖,也很佩服。

恐怖的是鏡中的自己,那股狗仔記者偷拍跟監的嘴臉。

佩服的是他的文字,平和穩健絲毫不受上班那幾個小時裡的影響。

我不知道明天上班時自己會用什麼樣子的眼光看他,不過我想自己已經沒有藉口再留在原地了,人家能,我又有什麼藉口不能呢?

遠方的海平面好像遠遠地看到浪潮了,應該快了,我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