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解鄉愁的方式

對一個在南台灣長大的孩子而言,居住在溼冷的北台灣,想家的時候一定要有台乾衣機

每次到了冬天,我對於洗好曬完的衣服,便有種莫名的排斥。把頭埋進剛從曬衣桿上取下的衣服裡,你聞到的不是南台灣豔陽加持過的、像是漿過的豪邁牛仔,也不是剛從洗衣店乾衣機裡回來的,柔軟且又帶點紳士的溫暖。你聞到的,是北台灣冬天的溼冷,隱隱穿透到骨子裡的寒,以及毫不客氣的霉味。

即使加了再多香料在洗衣粉或是柔軟精都一樣。

所以我一直抱怨,抱怨著這種天氣,抱怨著這種氣味,抱怨著這種生活。

然後,有一天,想通了。

Dryer (by PipperL)

跟指導教授商量,花了筆錢,買了台乾衣機, Panasonic 的 NH-70Y

不是大學宿舍裡那種花30分鐘就給你熱騰騰帶著一堆霹靂啪啦靜電還能一次烘一整籃衣服的投幣式西屋大傢伙 (要知道,很多住宿舍的男生一到兩個禮拜才洗一次衣服),而是容量相較之下小很多,就算用高溫烘完後衣服也不會燙手的小傢伙(不過還是占掉房間裡不少的空間)。雖然只有七公斤的容量,而且之前在網路上作功課已經知道烘衣效果沒有大傢伙那種神奇,但是當第一次從新的乾衣機裡拿出烘好的毛巾,試著靠近他們,試探性地吸一口氣……..

咦? 沒霉味耶?!!!

再往前一點,整個臉埋進去…….

是的! 這就是我想要的感覺。這就是我想用來洗臉擦臉的毛巾,這就是我想穿在身上的衣服,這就是我想睡覺時蓋在身上的被子。

於是,我手舞足蹈,用這一位新來的客人,來稍解我的思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