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離戰線的美好時光

「就算只從前線退下來 50 碼僅僅一、兩個小時,對軍人的心理狀態而言,就有很大的差別」

— The Breaking Point, Band of Brothers

東西終於在最後一刻,送上飛機,準備登上擂台,跟世界上其他好手的作品一同比拚。而在確定東西上了飛機之後,我們,這個跨部門案子的小組成員,除了祈禱一切順利,已經什麼也不能做了。

於是,有人請了一個禮拜的長假 …….. 準備去面試新的工作。
有人開始清理尚未完成,但是卻已沒有人理會(至少現在沒有)的殘局。
有人開始挖出之前一堆未完成的報告,開始敲敲打打起來。
有人開始相招吃飯喝茶,回復正常的社交生活。
就連跟著東西一起飛過去的人,也決定要在東西安全送達後,多給自己放個一兩天假再回來。

龍太郎 (by PipperL)
《另外一種放鬆的方式就是吃喝和 shopping,例如百貨公司的週年慶和上上小館子》

閱讀更多退離戰線的美好時光

一顆廣告之心的最佳例証

這個年頭,消費者對於廣告、置入性行銷愈來愈敏銳,所以媒體莫不想盡辦法,把廣告變得不像廣告。不管是低調地找部落客來「試用」,還是靠著大探索、幫民眾找好康、介紹人物逐夢踏實的故事,只要閱聽人有好處,往往不會太在意從縫裡塞進來的耳語催眠。

不過,也有不怕死的故意跳出來給人劈的。

閱讀更多一顆廣告之心的最佳例証

燒人

手上的案子,到了最後決勝負的關頭。
經過兩三個月的磨合,這個跨部門的團隊早已從一開始的你我,變成現在的我們。上頭的你來我往是一回事,下面的這些小兵會議上針鋒相對,會議後勾肩搭背。

原型,第一次出現在大家的面前,發亮著,閃耀著,輕輕地,大家圍著,沒人敢碰,怕碰了就壞了。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都快把人的耐心磨光了。有一不見得有二,得要證明這是可以重現的,做得出一次,就得做出第二次。

不過,隨著事先規劃好的區塊一塊塊地被實作出來,整個專案,似乎也愈來愈有個樣子了。

然而,時間。時間總是不等人的。

閱讀更多燒人

結婚週年紀

我真的沒想到,才結婚/畢業一年,我竟然已經忘記了結婚/畢業紀念日。

過去看電影,總覺得才一年就忘記結婚紀念日,好像有點誇張。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才覺得「啊? 什麼? 結婚一年了喔?」。工作,真的會讓人忽略很多事。

一年了,想一想,我算是幸運的了。跟當初論文裡面寫的期許差不多,自己,畢業前跟畢業後生活差不多,電腦照打,飯照吃,沒有什麼婚前婚後兩個樣,不管是指導教授還是我都是。不過也因為畢業前跟畢業後差不多,所以看不慣的地方還是看不慣、會吵架的還是繼續吵;走在路上,我還是會自動換到靠路中間的那一邊;吃飯到一半,筷子下的便當還是會自動換成另一個口味,過了一會兒又自動變回來。

NB_couple_1 OP (by PipperL)
《過去,如果要一起工作,常常就是兩台電腦肩並肩》

閱讀更多結婚週年紀

也算九二一受災戶的回憶

九二一,十年了。

How 說的一樣,我不是中部人,也沒有投入災區。當年九二一那些鏡頭、那些名字,對我而言,早已不復記憶。

我記得的,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十年前,當地震發生的時候,雖然我從睡夢中被震醒,但是在上鋪的我,卻還得懶得下床。後來停電、宿舍喧鬧、通訊中斷、電話打不通,沒有人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我才下床,找出手電筒,加入同學的行列,圍著一個小小的收音機,嘗試解讀外面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時候,年幼無知的我,真的是抱著湊熱鬧的心情。後來災情嚴重後,才開始想到家裡,想要在天亮後,跟家裡連絡,回家看看。

不過在通訊中斷的情況之下,最後人群還是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間,爬上床,睡去,等到天亮後再打算。

鹿耳門天后宮 (by PipperL)

閱讀更多也算九二一受災戶的回憶

由上而下的組織異動

不管是不是屬於成長中的組織,定期或是不定期的組織異動,都是常常看到的。
適當的異動,可以割除組織中較不具競爭力的部份,轉投入具有潛力的部份;可以視大環境引入新的概念和作為,讓組織跟上時代的腳步;可以促使組織內的人才流動,給與人才成長和歷練的機會。

Hugh flag (by PipperL)

聽起來蠻好的,不是嗎?

那可不一定。

閱讀更多由上而下的組織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