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離我好遠

那天早上,海地發生規模七的地震,直到現在,已經有數萬人死亡。

那天早上,我看到 Google 宣布可能退出中國市場的新聞。匆匆地看完 Google 的聲明,我收拾東西,上班去,只是另一個平凡的一天。完全沒有感受到,地球的另外一端,太子港,一個我第一次聽到就印象深刻的地方,發生了強烈地震。

數天過去了,電視的新聞開始報導地震的災情,雖然還是比網路上和外電的新聞晚了好幾步。在 twitter 上點選熱門關鍵字 ” Haiti” 或是 “Earthquake”,每分鐘都有上百篇的新條目更新。回到電視新聞,著眼的,還是「災情慘重」這四個字。樓房倒塌 (尤其著眼於總統府)、哀嚎遍野 (鏡頭帶到婦女小孩男人們哭喊著)、死傷慘重 (甚至用墳場來形容)。之後,過去了七十二小時,開始報導「黃金七十二小時已過」、「太子港機場大塞車,物資和人員無法進入」,當然,自家人的狀況一定要顧的,在海地的台商狀況一定要追,加加減減,也占據了一定的篇幅。除了讓在台灣的閱聽人知道那個地方的災情多慘重之外,電視新聞和報紙能做的,真的很有限。


網路上,我看的東西愈來愈少,阿潑的《天佑海地》是我印象中跟海地地震最貼近的文章,不過因為我所知真的很有限,大部份她想說的東西,我都看不懂,那背後的貧窮、HIV、拒絕、政治角力,我都不懂。除此之外,在 Google Reader 我能觸及的世界裡,是那麼的平靜。連 Google CN 的相關討論、推論、分析、甚至是陰謀論,相較之下都喧雜多了。(我要特別推薦傅大的《Google奇俠傳,Online》,評論的深度、廣度、和文筆都是我許願自己某天能夠企及的)

好幾天過去了,週日,天氣很好,氣溫已經開始回升,窗外下午的太陽像是北風的寓言故事裡的一樣,讓人舒服地想把身上的外套脫下。我看著透過窗簾的光線,在床上畫出一抹曲線,卻一點都不跟床頭的檯燈搶地盤。天地是如此的安靜,沒有安排任何行程的自己,讓身軀飄浮在這個靜止的空間裡,只留一點點的大腦在運轉著。

這時候,我想起了海地。

海地離我如此遙遠,我什麼都不能做,甚至還過份地享受著悠閒的週末生活。

海地卻又近得,讓我的心裡揪起了一陣痛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