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性的決定(上)

在我的觀念裡,身處這個高房價的時代、高房價的城市、高房價的地段,購買房子來自住個十幾二十年,是一件不怎麼理性的事。

就像股票一樣,房子也有個淨值。而就像大部份的股票一樣,現在這個地區的房價,在經過買賣之後,已經因為市場的供需心理,而使得買賣的價格,遠高於這棟房子其建材、土地、施工等應有的淨值。我總是好奇,有這麼多的投資客 (不管是職業還是業餘),這麼多的建商,投入了這個房地產市場,大家都說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大家都說房市向上,過去幾年如果買了房子現在早就賺了十幾二十趴、賺了上百萬。

偏偏在這個城市裡,傳說中的新貴已成舊貴,新進入就業市場的人們,同時受到分紅費用化和經濟成長趨緩的夾殺,當年「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已經不再,留下的是血汗和爆肝,負擔得起這房價的人應該不多。

如果就供需來看,這麼多供,需應該沒有那麼多,應該是供過於求,價格會下降才是?

我的理性,是這樣子想的。

Light (by PipperL)
黑暗中的房屋廣告看板

相較之下,租屋,是個相對理性許多的決定。一萬五的房租,如果拿來付貸款,只能貸個三百來萬。三百多萬的貸款,意味著我們倆能負荷的房子,加上長輩的金援,從四百多萬到五百多萬,也就差不多了。在這個區域,五百多萬,選擇,好像只剩二十幾年的老公寓。

而一萬五的房租,可以讓我跟指導教授住在快三十坪的空間裡,每個人有著自己的房間和空間,外加一間儲藏室/客房。走出巷子,就是熱鬧的市區,常用的生活機能,都在步行五分鐘的範圍內。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喜歡這個區域了,還是覺得房子太舊了,沒關係,我們還可以搬個家,用同一筆錢,另外找一個更棒更新的環境。

而最大的差別,就是手上沒有一張寫著自己名字的房屋權狀罷了。

對啦,指導教授說的沒錯,不是自己的房子,不管是裝潢還是佈置,都是綁手綁腳的。然而這麼多年來的學生生活,我早以習慣並熟悉用三層櫃、布衣櫥、和鍍鉻鐵架建立起我的城堡。3M 無痕掛鉤一直是我的好朋友,地上一張毯子和一個抱枕,就是我的享受空間。即使參觀同事的新家,有著滿滿的 Wow! 羨慕死了他們的地板和大沙發,回到自己的小窩,我仍然甘於現狀,在這個小小世界裡尋求心靈上的富足。

而存起來的資金,留在手上,在這個不確定的世代裡,在這個號稱又熱又擠的平坦世界裡,我可以逐水草而居,找到一個有我容身之處,卻又是一個房價合理、適合生活的城市。豬小草口中的高雄,對我而言,比現在這個城市更適合生活。遺憾的是,我也很難在高雄找到工作,很難放下手邊的事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有很多時候,不是我們想選擇過怎樣的生活就可以過那樣的生活。生活是一種與現實的妥協與交換。而我們只能在現實中找到那一點點可以快樂呼吸的空間,然後勇敢的笑。

或是,我可以在一旁觀察這個不停膨脹的房市泡沫,假以時日,總有爆破的一天,不如到那時,再進場好好撿個便宜。

然而人生不過數十年,在戰爭或天災還未發生的這個年代,這個城市裡,這群瘋狂的人們,看來還要撐著這個大泡泡,撐著好一陣子。

人生有幾年? 我還可以等幾年?

我開始,找尋其他的選項。

終極邊疆BLOG » 不理性的決定(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